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蛰雷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下风

拿到照片之后,各方人马都参与到抓捕学联成员的任务中。

组织压力陡然增大,在所难免的出现了危险。

又和搜查的人,交手了。

并非是组织愿意,而是要保证学联成员的撤退,只能留下来人阻断追捕。

这场交手之后,组织再损失一名同志,魏定波收到消息时,心中知道情况已经越发危机。

但第二天紧接着,又遇到了问题。

情报科和行动科都有所发现,双方搜查到了一个地方,江天晓和情报科的人起了冲突。

因为大家都想立功,都不想撤退。

但双方争执不休,最后搜查还是无果,程松这里直接汇报,说行动科的人影响了行动,不然他们情报科一定能抓到人。

能不能抓到人,现在说不清了。

当江天晓和魏定波汇报的时候,魏定波知道自己有麻烦了。

中岛健太可是专门说过这个问题的,武汉区只能有一个声音,现在这里就窝里斗,且还是行动科并不负责的任务,那问题肯定是魏定波的啊。

不过面对这件事情,魏定波没有责怪江天晓。

责怪已经没有意义,且江天晓也是为了自己好,魏定波现在要想想怎么应付中岛健太。

江天晓离开之后,望月稚子说道:“江科长不知道你的难处,这样做的话,不是给你添乱吗?”

“不要紧,我去见见区长。”

“行。”

魏定波先去见林沧州,见面之后自然是表示这件事情自己有过错,自己已经批评江天晓了等等。

以及自己有照片什么的,也是为了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

当时交代过江天晓,不要让人知道,更加不要和人起冲突,可现在事已至此,魏定波只能来解释。

其实你说今天,魏定波真的责怪江天晓吗?

当然不会。

因为就是他起争执,僵持不下,可能让组织撤离了。

这是好事情。

为什么不批评江天晓,其实魏定波就是暗中鼓励,下次遇到这种情况,江天晓还可以这样做,对组织是有帮助的。

至于中岛健太这里的压力,魏定波自己可以应付。

自己承受一些压力,组织就能获得更多安全,魏定波当然知道这个买卖是划算的。

面对他的解释,林沧州说道:“我明白。”

林沧州会说什么吗?

他不会。

但是这个消息,一定会流传到宪兵队,中岛健太到时候会不会说什么,林沧州可不管。

看到林沧州这副模样,魏定波问道:“属下要不要去宪兵队,和中岛健太队长解释一下,免得队长误会。”

误会什么?

林沧州觉得没有什么好误会的。

不过既然魏定波要去,他也不拦着,说道:“你看着安排。”

魏定波从林沧州这里离开,程松则是急忙进来说道:“区长,这件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

“不用我们出手,中岛健太队长这里,就会找他麻烦。”林沧州心里明白。

魏定波哪怕是主动去宪兵队,中岛健太也会敲打一下,你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里,中岛健太新上任能不介意吗?

程松还是不服气说道:“如果不是江天晓他们,今天指不定真的能抓到人。”

“不急。”林沧州觉得这没什么不好,让魏定波麻烦一点,和抓学联比起来,价值都是一样的。

林沧州很想武汉区只有他一個声音,他知道如果自己可以做到,且不影响武汉区的工作,中岛健太是会同意的。

林沧州的想法和魏定波一样,大家心里都明白,一个声音是目的,过程不重要,只要不影响武汉区的工作就行。

而且现在有照片,地下党和学联的人多次遇到凶险,足以证明他们现在处境并不好。

林沧州说道:“抓紧搜查,他们快撑不住了。”

“希望行动科不要再捣乱。”

“他们不敢了。”林沧州明白,这一次事情过后,魏定波肯定会约束下面的人。

魏定波回去办公室之后,和望月稚子说了两句,就去宪兵队见中岛健太。

来到中岛健太办公室,魏定波就承认错误。

意思就是说下面的人,不太明白,也是立功心切之类的话。

中岛健太早就听说了,对于魏定波上门,他也有猜测到。

因此警告了一下,现在毕竟不宜再生事端,他总不能现在就处罚魏定波吧?

但警告的话语,让魏定波明白,行动科不能再做这种事情。

可是他还打算让江天晓,多影响一下程松。

目前看来,好像行不通了。

回到武汉区之后,魏定波将江天晓叫来,告诉他不能再出现类似的事情,而且告诉他这是宪兵队的意思。

江天晓一听就明白了,当下也不敢再做什么。

晚上和望月稚子吃饭,她看得出来魏定波的处境,果然是越来越糟糕了。

你连抢功劳的自由都没有了。

之前是打擂台,魏定波抢功劳,第二局不会说什么。

现在中岛健太上位之后,不让打擂台,魏定波就落在下风。

还有这一次,你告诉江天晓宪兵队的意思,无疑就是告诉江天晓,宪兵队支持谁。

长时间下去,哪怕江天晓是你的人,心里也难免会有其他的想法,毕竟你投靠的人,都已经快失势了,还投靠什么?

“你打算怎么办?”望月稚子问道。

“你调查暗探有结果了吗?”魏定波反问。

“你想从暗探这里打开局面?”望月稚子还以为魏定波关心暗探问题,是想要利用暗探,来将目前不利的局面打开。

魏定波看到望月稚子误会,他自然是不会解释,说道:“尝试一下看看。”

“调查暗探,遇到一点阻碍,区长他们好像知道有人在调查这方面的消息,现在不太好打听。”

“之前不是已经掌握暗探名单了?”

“所以就从掌握到名单的人里面,我调查了一下,发现有一个人,可能身上有任务。”

“怎么判断出来的?”

“此人在暗探的圈子里面,消失了一段时间,前些日子出现了一下,花钱大手大脚感觉是赚了一笔钱,这段时间又不见人了。”望月稚子说道。

“叫什么?”魏定波一听来了兴趣。

“名字叫伟文耀,这是照片。”望月稚子将照片都拿了出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