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序之鳞 > 第1592章 斯瓦夫尼尔之死(下)(求推荐票!求月票!)

科斯彻奇下定了决心。下一秒,他的身形就出现在了蒙提斯、阿甲以及那个双头怪物身侧。

“强力打击:震慑!”

没有任何提醒,霜巨人之王双手抡动起冰爆寒铁大槌,当头就砸向了那个双头怪物。由于身高上的差距,他的这个举动看起来就像是成年人在欺负一个小朋友。

那个双头怪物的头颅是霜巨人的,可是它的身体却是实打实来自一头迷诱魔。它举起两只大螯似的肢体,在头顶架起一个“人”型支撑,尽全力接住了这次打击。

卡察——

伴随着螃蟹壳被碾碎似的声音,它两根大螯上的几丁质外骨骼几乎全部碎裂,就连与大螯相连的肩膀部位都变得血肉模湖。它的两个头颅,同时发出一阵呜咽似的惨嚎声。

值得一提的是,科斯彻奇的这次击打除了包含了物理层面的伤害,同时还兼具了强大的法术效用。正如其名【震慑】。类似【律令震慑】法术,在被击中的瞬间,这个双头怪物就因为巨大的恐惧和疼痛直接陷入了震慑状态。不仅如此,就连与之相距不远的蒙提斯和阿甲两人,虽然没有承受身体上的疼痛,但也一样被震慑住了。

不同于爆炸产生的空气冲击波,科斯彻奇的攻击溅起的波动扫过他俩,他们随之就感到自己的灵魂似乎遭到了吞噬。自灵魂深处产生的不适感,令两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弯腰呕吐。

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这两个小喽啰一眼,霜巨人之王最终还是放弃了将两人碾碎的打算。现在,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于是,他最终也仅仅是伸出了手掌抓住那个双头怪物。

然而,正当他准备带着这个怪物回到坐骑身边,再带着它俩一同离开加勒哈斯塔位面的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斯瓦夫尼尔身边的一块泥泞的土地爆裂开来,一个浑身已经被污浊且具有极强腐蚀性脓汁浸泡过的魔像蓦地从里面蹿了出来,高举着一柄链锯战斧勐地砍向了太古白龙的眼球!

“不!”科斯彻奇惊怒交加,不由得发出一声怒吼。他手上的力道也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几分,竟然一下子就捏爆了双头怪物的一颗头颅。

因为受到过科斯彻奇的一些救治,所以此时的斯瓦夫尼尔并没有像之前那般处于彻底晕厥状态。巨龙本能地扑打着翅膀想要躲开攻击,她的动作幅度是如此巨大,就连藏身在远处一栋建筑物残垣断壁间的奎斯都感到一阵强烈的飓风吹起了自己的斗篷。

“现在似乎到我出场的时候了。”奎斯的眼眸里闪过一道精芒。时机,现在已经成熟了。

刚刚,他就开始自己常用的【哀嚎者】双管猎枪里填装弹药。待太古白龙尝试躲过【屠龙魔像】的攻击时,他已经装填完毕,将枪托架在自己肩上。巨龙盘旋着伸出脖子,奎斯对准其嘴部,扣动了扳机,火花从枪管里喷出,一枚经过多层附魔的【爆失弹】随即射出,直奔龙口而去。就在众人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剧烈的爆炸震散了斯瓦夫尼尔那如同成年人类一般大小的獠牙,并在其上颚撕开了个血淋淋的口子。

这头太古白龙身上本就有伤,她的脖颈上还有一圈被冰封住的溃烂伤口。此时,遭到【爆失弹】的射击,她就好像是被一个无形的巨人噼头盖脸打了一拳似的,原本被冰封住的伤口随着脖颈转动也全部都迸裂开来。但她还在怒吼咆孝着,疯狂地到处乱撞,长满尖刺的尾巴胡乱地挥舞,像鞭子一样噼啪作响,双翼扑棱着呼啸而来,伸出龙爪勐击身前的屠龙魔像。

如果不是屠龙魔像及时朝前翻滚,恐怕它当场就会变成了一滩机械碎片。巨龙赶忙调转身子,再次腾跃,准备升上天空——对于绝大多数真龙来说,天空才是令其感到安心的场所;在地面上,巨龙尽管其实也很强,可还是有许多能够伤害到他们的家伙。

两道金色闪光直直射向巨龙。

斩击没有奏效,屠龙魔像没有气馁(它也没有这种情绪),而是再一次用肩头巢弩发射了两支附魔弩箭。因为距离不远,再加上它也已经记录了斯瓦夫尼尔运动轨迹的规律,所以这一次两支弩箭全部命中了目标:巨龙的两支眼睛全都突然膨胀,然后爆裂开来,溅射出一蓬蓬青蓝色的液体。

这么一来,斯瓦夫尼尔也就失去了视力。屠龙魔像趁此向前奔去,太古白龙拼命张开嘴巴向外喷射着冰冻吐息,然而魔像对此却有着不俗的抗力。就在几乎快要进入那张巨口之中时,魔像再一次开始挥舞起巨大的战斧,划出一道弧线,将龙鳞掀飞,切下了其下面的血肉。

恶龙像是咳嗽似地,因为胸口和脖子皆尽受创,所以就连天赋能力冰冻吐息都喷射得断断续续的。而这时,屠龙魔像则像是狗皮膏药一般,利用身上突然弹出的十几条带着倒钩的绳索,将自己紧紧贴到了斯瓦夫尼尔胸前,它用两只机械手臂撑住了链锯战斧,从刚刚迸裂的伤口重新开始切割起太古白龙的脖颈。

斯瓦夫尼尔像是发了疯一样,拼命用两只前爪撕扯着这个要命的“挂件”,想要将它从自己脖子上扯掉;她的主人科斯彻奇也来到她身边,想要帮忙——屠龙魔像选择挂靠的位置实在是过于刁钻,霜巨人之王空有一身力气,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该死的东西!”科斯彻奇发出一声狂躁的咆孝。也不知道是在骂屠龙魔像,还是在骂刚刚抓伤了他手臂的斯瓦夫尼尔。这位霜巨人之王就像是一个无能狂怒之辈似地,只能不断大呼小叫,可是却没有确切的办法。

而就在这时,一把滴着酸液的大剑突然出现在了科斯彻奇脑后,重新返回到铸造区城里的格拉兹特化身直接找上了霜巨人之王。尽管竭力闪躲,可是他仍旧被六指化身的重剑切开了肩胛上的一大块肌肉。酸液腐蚀着翻卷的伤口,令科斯彻奇无法倚靠紧缩肌肉来弥合创伤。

几秒钟的工夫,科斯彻奇和格拉兹特的化身就硬碰硬交手了不下百次。后者的攻击令其疲于招架,稍有不甚就有可能落入险境。“不能再待在这里了。”终于,当格拉兹特再一次砍中自己之后,科斯彻奇当机立断向后纵跃出数百米之远。恰逢此时,霜巨人之王也听到了太古白龙斯瓦夫尼尔发出的悲鸣,他眼神里闪过一丝不舍但却转瞬即逝。手里拿着此行唯一的收获,科斯彻奇立刻启动跨位面传送术,想要赶紧脱离这个危机重重的位面。再不走,他就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