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海上华亭 > 第 38 章

冯恪之将车开出了周家巷口,转上大路,正要加速离去,忽然松了油门,停了一停,回头看了一眼,随即打着方向盘,快速倒车。

在他身后路边的暗影里,停了另一辆汽车,驾驶位的车窗落下了一半,里面坐了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嘎吱”一声。

冯恪之猛地踩住刹车,准确无误地将车倒到了那辆车的近旁。

两车并头,中间相距不过几个公分而已。

他转过头,看着那辆车里的司机。

那人也转过了脸。

这一片没有路灯。

借着照亮前方的刺目车灯的那片散光,车里的两个男人四目相对。浓重的夜色里,眼底各自有光在微微闪烁。

起先,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耳畔只有汽车引擎蓄势待发而发出的那种特有的低沉闷吼之声。

片刻之后,冯恪之朝车窗外吐掉了嘴里的香烟,冲对面笑了一笑:“表叔,兰亭已经安全到家,你放心吧!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吧。兰亭是我请去司令部的人,我自己会接送的。往后,不劳表叔你再费心!”

他说完,一踩油门,汽车仿佛一头猛兽,咆哮着狂飙而去。

奚松舟望着冯恪之驾车而去的影子,在夜色中默默地继续坐了片刻,也启动汽车,驾驶而去。

……

那个晚上过后,再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了,夜校也如常隔日继续。

不知道冯恪之后来是和奚松舟说过什么,还是别的原因,奚松舟也没有再在孟兰亭的面前提过接送她的事了。遇到孟兰亭时,也言笑如常,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倒是孟兰亭,每每想起那夜当时的尴尬情景,暗怪冯恪之孟浪之余,对奚松舟,心里总觉有些过意不去。

过了几天,快上课了,她去往教室,在教学楼的走廊上恰好遇到他。两人边走边说话,谈了几句关于系里部分课目调整的杂事后,趁边上没人,说:“松舟,那天晚上实在抱歉,让你白跑了一趟,一直想找个机会向你道个歉的。”

奚松舟展眉一笑:“无妨,小事而已,你完全不必挂怀。是我没有预先和恪之说好,我的失误。”

孟兰亭感激他的大度,自己也当面道了歉,心里终于觉得舒坦了些,向他含笑点了点头。

“那么我先去教室了,快上课了。”

奚松舟也微笑点头。

孟兰亭继续往教室去,走了几步,忽然听到他又叫了自己一声,停步转头,见他快步走来。

“兰亭,是这样的,今天恰好是我的生日,我想请周教授夫妇还有你,一起出去聚个便餐。知道晚上你有夜校,所以把时间改为明晚。周教授夫妇那里,我今天会邀请他们。你这里,不知道明晚有没有时间?”

孟兰亭一怔,随即笑着点头:“生辰祝好!明晚我没问题的。你的生日,原本应当我们请你的。”

“不必客气。”奚松舟笑了。

“你们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明晚我去周家接你们。”

上课铃声打响了,学生纷纷从两人身畔跑过。

“好的。明晚见!”

孟兰亭点了点头,转身匆匆快步而去。

这个白天忙完,到了下午五点,可以走了,孟兰亭和胡太太等人道别,像平日那样,从之大的后门出去。

夕阳宛如一面金红色的绸缎,肆意地铺展满脚下的这条林荫道,风叶沙沙,树影如舞。

孟兰亭沐浴在这片宁静而绚烂的夕照里,沿着林荫道往周家而去。几个同路的学生看见她,追了上来,和她说说笑笑,走完林荫道,各自分头上路,孟兰亭预备过马路的时候,无意瞥见身后几十米外的路边,走着个头戴毡帽的人,乍看,仿佛有点像是冯家的那位司机老闫,再转头,想看个清楚,那人已经停在路边,背对着自己,靠在树干之后,仿佛正在欣赏夕阳。

孟兰亭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老闫怎么可能会跑到这里来?

应该是个身形和他有点相似的路人而已。

她也没多想,过马路便回了周家。

周太太已经接到了奚松舟的电话,对于明晚的会餐邀约,自然一口答应。

以前一直帮佣的女工人去年底回了老家后,今年没回来,周教授又吃不惯别人做的菜,周太太今年就自己做饭了。孟兰亭回来,洗手后进了厨房,帮周太太做饭。

吃饭的时候,孟兰亭一边听着广播里放送出来的钟小姐的甜蜜歌声,一边听着周太太和自己商量送什么东西做礼物。

“虽然他说不必,但一年也就这么一个生日,怎么能不表示下。只是知道得太过仓促,也没什么时间可以准备了。要不我和老周就送他一块以前在琉璃厂收的老砚,他应该会喜欢的。兰亭你要是一时想不出合适的,伯母建议你送他一支钢笔。前些时候,看他那支笔漏水了,他也忙,来不及买新的。虽然东西小,但礼轻情意重嘛!”

孟兰亭记下了,向周太太道谢,吃完饭,顺手关了里头钟小姐还在唱的广播,要帮着收拾餐桌。

“嗳,怎么关了广播?”周太太说。

“啊!我这就去开!”

孟兰亭忙要过去。

“算了算了。你快去换衣服吧。”

孟兰亭被周太太给推了出去。

“时间快到了,冯公子等下就来。你赶紧准备下,免得让他等。这里有我就行了。”

孟兰亭回到自己的房间,还在换衣服,就听到外屋传来周太太穿过客厅去开门的声音。

“冯公子,进来坐坐吧,兰亭马上就好——”

孟兰亭赶忙套上鞋,拿了东西,小跑着奔了出去。

“周伯母,我好了!我走了!”

孟兰亭朝站在门口的冯恪之匆匆地点了点头,照例是在邻居的注目之下,快步走了出去。

上车后,孟兰亭说:“冯公子,以后你来接的时候,不必劳烦你特意到门口。六点半,我会准时出去等你的。”

冯恪之头也没回:“没事,还是我到门口接你好。我很方便的。”

最近这几天,隔壁的王太太等人频频地向周太太打听自己和冯恪之的关系。虽然周太太已经帮忙撇清了,但王太太等人似乎还是对冯家公子和自己的确切关系深感兴趣。

想起出去时四邻投来的目光,孟兰亭感到一阵不适,或许,也带了几分厌恶。

她迟疑了下,对着前头那个人小声地说:“是这样的,你总是来门口等着,我怕邻居们产生不必要的误会。这对我,对冯公子你,都不大好。所以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进来……”

冯恪之踩住刹车,扭过脸。

他的神气有点不大好看。

在心里憋了几天的话,终于出了口,孟兰亭索性直说了。

“冯公子,要不是龙华离这里太远,又没有通车,说真的,我也不好意思要你这样接送。我知道你是好意,但这样的误会,对你我确实都不方便,想必你是能够理解的。”

冯恪之盯着她,不置可否。

就在孟兰亭被他看得有点心里发毛时,他忽地一笑,眉间霾色尽消。

“行,孟小姐你说了算,我听你的就是。下回起,我在外头等你。”

他转过脸,继续开车。

孟兰亭微微吐出一口气。

汽车开出住宅区就绕上马路,往龙华方向而去。

华灯初上,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分,街上人来人往,穿着旗袍和高跟鞋的婀娜妇人挽住身边男子的手臂,说说笑笑地走过近旁,黄包车拉着客人,飞快地穿行在路边。

前头不知道被什么堵住了,车速渐渐慢了下来,经过街边一个拐角处时,彻底停住。

冯恪之仿佛也不急,一手握住方向盘,人靠在椅背上等待着。

“先生,买包烟吧!”

一个脖颈上挂着香烟匣的男孩飞快地奔过来招揽生意。

冯恪之随手拿了包哈德门,给钱的时候,孟兰亭让他等下把车靠靠边,稍稍等一下自己,随即下了车。

她走进街边那家兼卖文具的字画铺,看起了钢笔。

掌柜不在,伙计有点势力眼,见孟兰亭衣着普通,看起来像个女学生,随意指了指一排廉价钢笔,自己就忙着给器具掸灰。

“有派克钢笔吗?”孟兰亭问。

伙计回头,看了她一眼。

冯恪之跟了进来,瞥了一眼,傍着孟兰亭靠在柜台边上说:“你要钢笔?我有的是,派克18K金嘴、大红衣,下次带来,随便你挑,反正放着也是没用。”

孟兰亭说:“谢谢冯公子,我自己买。”

伙计一看冯恪之进来,虽然不认得人,但那衣着、气派、说话的口气,根本不是凡人,立刻露出笑脸,赶紧趋上前来,取钥匙打开锁柜,将一只装了贵重金笔的盒子列了出来。

“先生小姐请看。笔尖从8K到最好的18K派克金笔,正宗美国进口,我店里应有尽有,您二位尽管挑!”

“18K的吧,包起来!”

冯恪之看也没看,拂了拂手。

“好嘞,18K,价格42元。我给您包起来。”

伙计高高兴兴,赶紧小心地取笔。

冯恪之掏钱夹,孟兰亭说:“伙计,我不要这个。麻烦你给我一支8K头的。多少钱?”

伙计一愣,看了眼冯恪之。

冯恪之皱了皱眉:“要买就买最好的。你买个8K头的干什么?”

“我以前用过的,8K头的也很不错,书写流利,就这支吧。多少钱?”

“……十五元。”

“我买了。麻烦给我包起来。”

孟兰亭低头,从随身的包里取钱。

冯恪之已将二十元扔到了柜台上。

“行了行了,别数了!随你吧,8K就8K。”

孟兰亭取出十五元递了过去,又将那二十元轻轻推回到了冯恪之的面前。

“冯公子,真的谢谢你的好意。但无功不受禄,钱请你务必收回去。”

伙计看了眼冯恪之,见他仿佛有点不高兴了,但没吭声,只好接过孟兰亭的钱,麻利地将金笔放进笔匣里包了起来。

孟兰亭接过,放进自己的包里,转身出了铺子。

冯恪之黑着脸跟了出来,两人重新上了车。

前头的路阻已经通了,汽车顺利通过这段马路后,就加快了速度。

路上,孟兰亭见他没再说话,自己更不会主动搭讪,靠在后座椅背上,在脑海里过着今晚要上课的内容。

已经上过几次课了,孟兰亭也渐渐地和自己的这群宪兵学生们熟悉了起来,闲聊时得知,这个月底,冯恪之就要带他们去参加华东军事竞赛大会,时间也只剩一周了。据他们的口气,对别的项目训练得颇有信心,唯独迫击炮一项,虽然冯恪之也从何方则那里请来过炮手加以指导,但因为此前,宪兵团的日常和这种拉上战场的迫击炮相距甚远,训练也从没有过这项内容,众人还是不怎么上手。

好在迫击炮并非必要的比赛项目,而是作为备选之用。前两年的比赛,都没有过它的踪影,今年应该也是如此,所以压力也不至于特别大。

说者无心,听者留意,孟兰亭当时回去,查阅了资料,今晚准备要上的课,就是给他们讲解迫击炮的发射毫弧角度和弹道距离的计算方法和一般的规律,希望能加深他们的理解,也为最后的训练提供一点便利。

司令部到了,孟兰亭像往日那样来到礼堂,给等在那里的宪兵们上课。听到漂亮的女老师今晚要讲解的是这几天正加点操练的迫击炮,众人无不专心致志。上完了课,许多人还围在她边上问东问西。

孟兰亭笑道:“用三角法估测出目标距离,根据这张计算所得的弹道毫弧度表来操纵角度,再结合现场风向、风速等因素,加以微调。当然,这些你们的实战师傅肯定有教过的,我不过是加深你们的理解,做的只是书面的事。真正要操纵好,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对迫击炮的性能熟悉和多加练习。”

“孟小姐,我听你的,晚上就去把这张表给背下来,明天马上再对照着练!”

那个名叫张大山的宪兵喊道。

“张大山,营长叫你背个条例,半个月了,你都磕磕巴巴背不出来,想一晚上把这张表格背下来,是梦里背吧?”

一个同伴嘲笑。

“娘的!我要是背下来了,你怎么办?”

“你要真背下来,我给你当马骑!”

“好,说定了!孟小姐,请你也给我当个见证!等你回来,他到时候要是耍赖,他就是乌龟王八蛋——”

礼堂里哄堂大笑,就在这时,众人听到身后有人咳了一声,回头,见冯恪之站在门边,神色冷峻,目光冷冷地扫了过来,忙收声,朝他齐齐喊了声“长官”,列队出了礼堂。

孟兰亭收拾好东西出来,上了冯恪之的车,回往周家。

九点半,汽车开到了周教授家外的巷子口,停了下来。

“这么晚了,你不必担心有人看。巷子也不短,我送你到门口就走。”

冯恪之的语气里,带了几分不容反驳的口吻。

孟兰亭沉默着,跟着他进去。

“孟小姐,你大概也听说了吧,下周我就带宪兵团的兄弟去参加军事竞赛了,明天开始,是最后一周的封闭训练,要停几天课了。这些时日辛苦你了,你也可以休息一下。”

两人走进去的时候,他说道。

“刚才张主任已经和我说过了,我知道的。”

“我到了,你回吧,谢谢你了。”

孟兰亭停在了周家门口,上了台阶,摸着包里的钥匙。

“孟小姐,比赛最后一天安排有表演赛的公开项目,场面还算可以。到时候,一些持有邀书的普通人,也是允许入内观看的。”

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孟兰亭回过头,对上他投来的两道视线,想了下,笑道:“那就预祝冯公子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到时带着宪兵团的兄弟创出佳绩!”

冯恪之不再说什么了。

孟兰亭朝他点了点头,取出钥匙开门入内,在他面前轻轻地关上门,“咔嗒”一声反锁。

客厅里的电灯亮了。

冯恪之在门外台阶下的暗影里站了片刻,听到门里隐隐传出周太太说话的声音,转过身,从兜里摸出一根香烟,低头点了,咬在齿间,双手插兜,慢慢游荡出了巷子。

喜欢海上华亭请大家收藏:()海上华亭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