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海上华亭 > 第 26 章

接着是校务主任孙先生发表的中场感言,感谢所有为今日之大校庆而不遗余力贡献力量之人,其中特意提到顾先生,感谢他为校庆话剧表演而付出的时间和精力。

自然了,顾先生原本也是今晚最受瞩目的人物之一,尤其得到了现场几乎所有太太小姐们喜爱乃至崇拜的目光。和孟兰亭同办公室的胡太太便是其中之一。

她今晚本是没资格来这里的,因了顾先生的缘故,千方百计拜托友人,最后终于叫她得了顺利入场的机会。一晚上,目光几乎全都跟着顾先生在走。而顾先生今晚也格外英俊潇洒,身边一直有喜爱他电影表演的太太们前去搭讪,请他签名,偏偏他对孟兰亭似乎格外青睐,于是惹的孟兰亭也成了太太小姐们的关注对象。

事情是这样,在孙先生发表完感言后,顾先生随之当众宣布,虽然自己远远不够资格和方才的慷慨捐助者比肩,但也愿意尽自己所能,将上一部主演加投资电影所得之报酬共计三千余元,全部捐给之大图书馆的建设项目。

他的这个表态,引来了热烈的掌声。掌声过后,顾先生又说:“之大话剧社虽是学生团体,但成员无不青春蓬勃,在他们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明日中国之希望,故对这场话剧执导也空前看重。今日演出,有幸得到观众掌声以及沪各文艺团体的高度评价,认为是对我国话剧运动的一种有力促进,是我之荣幸。除了要感谢全体社员同学的辛苦付出和精彩表演,我也更要着重感谢饰了罗密欧一角的孟小姐。倘若不是她充满勇气地担当起了临时救场的艰巨重任,并且奉献出精彩的演绎,那么不但话剧社全体成员付出的努力会付诸东流,对今日的校庆来说,也无疑是莫大之遗憾。幸而获得圆满结果。我提议,我们应当给我们立了首功的罗密欧小姐报以最大程度的热烈祝贺的掌声。”

他带头鼓掌,于是全场,都哗哗地跟着鼓掌。

如雷的掌声里,大家看着顾先生笑容满面地来到了孟兰亭的面前,仿佛好莱坞电影里的绅士那样,躬身邀请孟兰亭跳舞。

记者们都跑了过来,闪光灯啪啪啪地响。

孟兰亭没想到顾先生在今晚这个场合,还会再提一遍自己的“功劳”。

实话说,她并没觉得自己的表演有多出色,充其量只是顺利完成罢了。被顾先生当众拔得这么高,又叫自己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心里实在有些尴尬,更不想和他这样下场跳舞。

但众目睽睽,她也不可能拒绝这一支舞。

于是外人眼里,就是她欢欢喜喜地接受了顾先生的邀请,两人下场跳舞。

随之,边上其余人也跟着下了舞池。大厅里再次乐声飘扬,舞步翩跹。

冯恪之冷眼看着,脸色黑得像被墨鱼喷了一脸的汁——好在最近他本就晒黑了不少,加上灯光迷离,旁人也不会特别留意,况且,目光此刻全都盯着舞池里那位正在和顾先生跳舞的小姐的身上。

“奚三爷一来就陪在罗密欧小姐的边上,占着不放。等下你们谁能把罗密欧小姐请走跳舞,我就作他一晚上新世界的东。”

程公子盯着那个身影看了一会儿,忽然说。

他刚才想去请她跳,但看到前头有人被婉拒了,怕落了面子,没有实施。

除了不便当众和奚家三公子抢人之外,孟小姐的姓氏和身份,也令他有所顾忌,不敢像对待普通小姐那样轻慢。

众人没有接话。

这帮一起玩儿的,最看重的就是面子。谁愿意第一个被落了脸?

“小九爷,要不你上?大上海就没有敢不给小九爷你面子的女人。钟小姐以清高出名,最后还不是乖乖跟了小九爷你?”

黄公子在一旁撺掇。

冯恪之抬了抬眼皮子,冷冷地说:“这样的,我冯恪之会看得上眼?”

他顿了一下。

“我劝你们,也别想着请她跳舞,或是日后打什么主意!”

“这个孟小姐,不是你们一条道上的!”

他的语气,极是严厉,甚至仿佛带了点威胁的意思。

边上众人一愣。有点搞不明白,九公子自己看不上的罗密欧小姐,为何也不准旁人接近。但也不敢发问,只顺着他的口气奉承:“是,是。罗密欧小姐最多也就算是清秀罢了,哪里比得上钟小姐,风情万种,一把金嗓子,更是倾倒众生。小九爷,今晚这样的场合,怎么不带钟小姐来?”

冯恪之眯着眼,盯着舞池里那双还没跳完舞的刺目身影,一语不发。

这时,孙主任端了杯酒,在市政府张秘书长的陪伴下,笑呵呵地走了过来:“冯公子今晚大驾光临,我这里是蓬荜生辉啊!鄙人孙元,忝居之大校务长,其实就是个打杂的。我敬冯公子一杯,还望公子赏脸。”

冯恪之端起自己的杯,和孙主任递过来的杯子碰了碰,喝了一口。

张秘书长笑道:“好,好。冯公子,有个事,还想请冯公子帮个忙。今晚孙主任原本是想把钟小姐请来唱首歌的,既为助兴,也为答谢莅临的诸多嘉宾。只是钟小姐推了,不肯来,孙主任很是遗憾,就想请冯公子帮忙,发个话,把钟小姐请过来,如何?”

冯恪之落在舞池中那道身影上的目光,慢慢地收回。

张秘书长和孙主任怀着期待目光看着他。

冯恪之忽然笑了笑,说:“也好,那就让她来助个兴吧。去打个电话,就说是我的意思。”

两人顿时喜笑颜开。张秘书长哈哈笑道:“全仗了冯公子,这才有幸听到钟小姐的妙喉。”

孙主任感谢过后,忙忙地去打电话。那头听到说是冯恪之的意思,答应立刻就来。孙主任忙又安排接人。

舞曲毕了,在掌声中,孟兰亭被顾先生送了过来。

趁着还没走回到周太太等人的边上,近旁也没人,孟兰亭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顾先生,其实今天完全只是侥幸,我也没觉得我有多好。您一而再再二三地这样过奖,实在叫我担当不起。谢谢您的好意,但希望,下次不必再如此了。”

顾先生大约没想到她竟不承自己推举的好意,微微一怔,随即拍了拍自己的额,露出歉然之色:“抱歉抱歉,虽然我是完全出于善意,说的全是我的心里评价,并且也认为孟小姐完全担得起这样的评价,但既然孟小姐你不习惯,我就不说了,也为我的唐突向你道歉,希望你别介意。”

孟兰亭听他答应了,又立刻向自己道歉,终于松了口气,微笑道:“我也知道顾先生你是出于好意的。我心领了。谢谢顾先生不怪我的不识好歹。”

“怎会?孟小姐反倒叫我更刮目相看了。”

顾先生哈哈地笑,送着孟兰亭,回到了周太太的边上。

胡太太立刻抓住机会,拿出早就预备好的上头印了顾先生影像的电影海报,请求顾先生的签名。随后边上其余的女人也纷纷跟进。

顾先生笑容可掬,一一满足胡太太等人的愿望。等这一阵子过去,顾先生被人请走了,胡太太们还在那里议论着。

“兰亭,我看这个顾先生,对你也很是照顾啊!”

周太太小声说道。

周太太不看电影,对顾先生自然也就没有崇拜的心。

在她的心里,是把奚松舟和孟兰亭凑对的,并且也乐于看到如此,先入为主,就不大喜欢顾先生了。

“我看他,模样风度是好,就是不大可靠的样子。兰亭你别嫌伯母多嘴,男人,还是像奚先生那种安稳。”

周太太向孟兰亭低声咬着耳朵给她灌输自己的人生经验和指导意见时,孟兰亭其实有点心不在焉。

并不是她刻意去留心冯家儿子的举动。

而是她有一种感觉,冯恪之似乎总是在盯着自己,并且,那种带了点阴沉的目光,叫她感到心里有点不舒服。

她微微转脸,再次瞥了一眼。

果然,恰好又撞到了来自于他的目光。

孟兰亭实在忍不住了,不再避开他的视线,皱了皱眉,隔着中间不停来回晃动的人影,也狠狠地盯了他一眼。

他仿佛一愣,立刻把脸扭了过去,端起一杯酒,不再看她了。

孟兰亭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却见孙主任再次登台,宣布了一个好消息,说很荣幸地请到了风靡上海的新一届上海小姐,也是著名的歌星钟小情小姐,让众人用掌声欢迎。

钟小姐的歌喉软绵绵的,又甜又蜜,据说男子听久了,情不自禁就会骨软。孟兰亭常就在周教授家打开的无线电广播里听到她的歌,知道她是现在很红的一个歌星。

周太太对顾先生是怀了天然的偏见,但对每天藏在自家无线电喇叭里不停唱歌的那位钟小姐,是怀了很大的好奇。一听请来了钟小姐,一下也专注了,不再和孟兰亭说话。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孟兰亭看了过去。

钟小姐踩着高跟鞋,一边向两旁鼓掌欢迎自己的嘉宾含笑致谢,一边走到了台子上,站定。她红唇卷发,妩媚多姿,穿了套明紫色印暗花的香云纱贴身短袖旗袍,露出两条莹润的胳膊,极好的身材,被贴身旗袍勾勒得一览无遗,是个极富女性魅力的漂亮女子,站在台上,艳光四射。

她唱了一首歌,歌喉比孟兰亭在广播里听到过的还要甜,甜得几乎化成糖,一分分地从人的耳朵里渗进心里,人人听得极是陶醉,一曲罢了,掌声雷动,在众人的请求下,钟小姐又唱了一首歌。

唱完,她眸光流动,笑着说:“谢谢诸位捧场。今天能来这里,为之华大学的嘉宾献唱,是我的莫大荣幸。”

冯恪之朝站在自己近旁的饭店侍者打了个响指,招呼过去,吩咐了一声,侍者立刻把孙主任请了过来。

孙主任急忙过来。冯恪之说了句话,孙主任双眼猛地放光,确认过后,红光满面,快步走上台子,拿了话筒,高声宣布:“诸位,还有个极大的好消息!钟小姐今晚不但来此为诸位嘉宾献唱,还慷慨解囊,允诺将会捐足本校图书馆筹建所需全部款项的短缺金额!”

全场顿时静默了。

短暂的吃惊过后,所有的人,心里无不雪亮。

这分明是冯家公子在替钟小姐贴金。

无数道目光,并没看台上的钟小姐,而是全都齐刷刷地转向了冯恪之。

冯恪之靠坐在一张椅子里,手里把了只打火机,放下了,笑道:“诸位这么看我做什么?这是钟小姐的慈善之举。应当为她鼓掌!”

众人鼓掌,大厅里,顿时发出了一阵如雷的掌声,记者们今晚收获良多,兴奋不已,又忙着啪啪地拍照。

台上的钟小姐,却似乎毫无准备,直到掌声响起,才从这个突然落到自己头上的消息里回过神来。

她慢慢地转过带着一张带着笑容的脸,视线,找到了冯家九公子的方向。

然而,他的目光,却没有落在本该落的自己的身上。

她循着他的所望,找了过去。

眼帘里,入了一位人群中穿了条象牙色长裙的短发小姐。

他在看她。

钟小姐的眼底,慢慢地浮出了一缕困惑的神色。

喜欢海上华亭请大家收藏:()海上华亭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