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海上华亭 > 第 19 章

杨文昌是驻沪宪兵团的司令。年后接到直线电话,知道冯家的小九爷今年要来自己这里之后,当时口中慨然应承,其实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放下电话,心里就犯起了愁。

那个小九爷,平时的那些传言就不必说了,去年底在上海市政府开的几枪,凡部门之内,简直无人不知。杨文昌和沪市长的私交还算不错,过年的时候,两人曾坐下喝酒,对方多喝了几杯,向他诉苦之时,他还曾怀着同情之心加以安慰,万万没有想到,才过个年,这尊叫人头疼却又不敢不供的大佛,就被送来自己这里了。

昨天接到南京顶头上司的电话,说冯家公子今天会来报道,叮嘱他务必周到接待。杨文昌一早就来司令部里等着了,等得是心浮气躁,索性开始打木鱼念经——他年纪越大,越胆小怕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打木鱼念经,就成了他在这繁杂乱世里平定心绪的一个法宝。在声声的木鱼和念经声里,他才能感到心平气和,眼不见为净。但今天,这法宝好似也失灵了。念了半篇消灾经了,心绪还是纷乱得很,忽然,听到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睁眼,见卫兵跑了进来,大声说道:“报告司令,人到了!”

杨文昌急忙把木鱼藏到抽屉里,站了起来,朝外走去,刚出办公室,迎面看见对面走来了一个公子哥儿打扮的俊俏青年,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心知就是等着的那位爷,脸上立刻露出笑容,发出一阵表示自己由衷高兴的爽朗的哈哈笑声,大步迎了上去,伸出双手:“冯公子,欢迎欢迎!鄙人杨文昌,驻沪宪兵团司令,代表驻沪的两千宪兵兄弟,热烈欢迎冯公子的到来!”

说完,向两边整齐列队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哗哗哗的鼓掌之声,整齐地响了起来。

杨文昌也知道自己这举动过于谄媚,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名为司令,其实手下不过两个团的两千宪兵,以人数论,充其量,还够不个一个上校旅长,在冯家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把唯一的儿子送来这里,说给他脸面也不为过。

虽然在他接到冯家长女那位夫人的电话时,得了叮嘱,让他尽管严格对待自己的弟弟,但杨文昌怎么敢?

只是毕竟,还是要几分脸面的,所以刚才的欢迎词,称呼的是“冯公子”,而不是“冯参谋”。

冯恪之停下脚步,朝左右点头,示意两边列队欢迎自己的宪兵卫队停下鼓掌,随后接住了杨文昌那双朝着自己伸过来的双手,握住了,笑道:“鄙人冯恪之,来晚了,叫司令和兄弟们久等,是我的错。哪天方便,鄙人做东,请兄弟们赏脸,喝个酒去!”

宪兵卫队顿时喜笑颜开,再次鼓掌——刚才还只是按照杨文昌的意思来的,这回却是发自心底,掌声格外热烈。

杨文昌更是喜出望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冯家的小九爷,态度居然这么好,在手下面前,也是给足了自己脸面,根本不像沪市长所言的那样,是个恣意妄为、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混世魔王。

心里一松,杨文昌哈哈大笑——这回是劫后余生、喜笑颜开的笑,亲热地用力晃了晃和冯家九公子握住的手,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请他入了司令部的办公室。勤务立刻送上早已预备好的香茗。杨文昌请冯恪之入座。

“冯公子,所谓闻名不如见面,果然如此!公子风度翩翩,礼贤下士,诚有古之先贤遗风也!鄙人有幸,能与冯公子共事,往后,冯公子只要有事,尽管开口,只要在鄙人职权范围之内,鄙人无所不应。”

冯恪之一笑:“杨司令以后叫我职名就是了,不必客气。论衔职,司令是冯某的上司,冯某怎敢对司令发号施令?”

杨文昌急忙自谦:“嗳!冯公子你肯和咱们称兄道弟,那就是看得起咱们了。兄弟们知道你今天要来,无不振奋,人现在全部集合在了操场,就盼着能见冯公子的面。只是冯公子远道而来,要是累了,先去休息,我让兄弟们解散,改日再见。”

“不必。这就去吧。”

冯恪之站了起来。

“好,好,我这就带路。”

龙华宪兵司令部后,那片宽阔的操场上,两千列队的宪兵,在接受过杨文昌和新到的司令部参谋冯恪之的检阅过后,按照常规,在新到的长官面前,进行操练的表演。

杨文昌陪在一旁,察言观色,见冯恪之仿佛对所见不是很满意的样子,解释说:“冯参谋,咱们是宪兵部队,和陆军部队还是有所不同的,要求,自然也就不可并论……”

冯恪之望着前头那几个在打靶的,十环中多只能中八九环,能稳稳打进九环,其中有三四发中靶心正中的,已是佼佼,问:“这就是最好的了?”

杨文昌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满,面露尴尬,“这个……能枪枪进九环,也实属不错了……”

说完,见冯恪之还是一语不发,立刻把那几人叫来,呵斥道:“平时都怎么操练的?打成这副样子,把宪兵团的脸都给丢光了!”

这几个都算是枪法出色的了,才会被挑出来,尤其那个环数最高的,是一团下的三排长,名叫马六,平时号称宪兵团里神枪手,手下一帮拥戴的兄弟,进进出出,很是拉风。他从前也听说过冯家小九爷的纨绔名声,知他从天而降,打心底瞧不起,见杨文昌为了讨好这个冯家公子,当中让自己下不了台,也是个不怕死的,脖子一横,说:“我就这水平了。谁打得比我好,出来让我看下,我当场给他磕头认爹!”

周围一片寂静。无数道目光,全投到了冯恪之的身上。其中暗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杨文昌见手下竟拆自己的台,存心仿佛是要冯家公子出丑,大为光火,正要呵斥,冯恪之已经起身,朝马六走了过去。

马六盯着对面这个西装革履小白脸一样的公子哥儿走了过来,眼底慢慢地起了一层戒备之色。

冯恪之停在他的面前,和他对望了片刻,忽然向他伸手。

马六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冯恪之已从他手里拿过枪,退膛,上子弹,动作极是迅速,一气呵成,随即举枪,瞄准对面的一行靶子,“砰砰砰砰砰”,连发五枪。

伴着一阵淡淡的硝烟火药气味,靶子那头,一个声音吼了起来:“五十环,全满!”

操场里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

马六呆住了,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甚至连军装也没穿、有着纨绔之名的冯家公子,竟有一手如此精准的枪法。

想起自己刚才放出的话,顿时僵住。

冯恪之的目光掠过对面两千宪兵,说:“文明精神,野蛮体魄,民族方能自立。咱们是宪兵,但也是兵,往后不执行任务,全都给我操练去!”

他顿了一下。

“不说别的,至少下回打架,不至于被人几下就干得成了娘们!”

话音落下,操场一片寂静,宪兵们面面相觑,无不羞惭。

冯恪之把枪放回到面红耳赤的马六的手里,转身而去。

杨文昌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带头鼓掌,又大声吼道:“听见了没?明天起……啊不,今天起,没事全都操练去!”

操场队伍解散之后,马六找到了两腿架在参谋办公室桌子上的冯恪之,说:“冯参谋,我马六说到做到,这就给你下跪喊爹!”说着,双腿一并,就要跪地。

冯恪之靠在椅子上,正翻着一叠杨文昌刚才亲自送过来的卷宗和人事档案,瞥了他一眼:“我可没你这样的儿子!免了吧!”

马六脸涨得通红:“冯参谋要我做什么,说就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冯恪之出神了片刻,放下档案,慢慢地说:“叫几个兄弟,先去教训个人吧。”

“留命。其余,你们自己看着办。”

马六眼睛一亮,大声道:“是!”

……

关于数学系那位孟小姐的第一课,当天就成了之华大学各系学生热议的话题。又大约是周太太的介绍,关于孟兰亭的家世,随即也传开了。这下,不但那些学生,连同办公室的胡太太、丁女士等人,对着孟兰亭的态度,顿时也多了几分仰慕和亲近。

就在当天,据说教务处就收到了几十份来自各系学生的要求增修或改修选修科目的申请,不约而同,这些申请,全是指向数学。

原本门可罗雀的数学系,一下成了抢手的香饽饽。

孟兰亭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课会这么受欢迎。虽然看起来仿佛是好事,但又有点担心,怕影响到原本的秩序,惹来周教授不满。当天晚上,回到周家后,在书房里,向周教授简单汇报了今天的工作情况,迟疑了下,随后说:“伯父,要是扰了原本的秩序,我也可以换个工作的……”

周教授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她,说:“你做得很好,为什么要换工作?我今天和沪大数学系的一位朋友通话,他不知道怎么,也听说了这边的盛况,很是羡慕一下多了如此多的生源。不管学生初衷如何,日后能不能学成,只要肯来,就是个好的开始。”

“数学从来不是高高在上要让人膜拜的,而是实实在在的一门基础学科。因为你的到来,让咱们这个万年古井的数学系有了动力,我应当感谢你才对。”

孟兰亭这才放下了心,正要帮周教授整理讲义,周太太的声音忽然从外头传了进来,听起来仿佛带了点惊慌:“哎呀,你怎么回事?你是谁?被人打了,赶紧去医院啊,跑来我这里干什么?”

“老周——老周——你快来呀——赫死人啦——”

周太太是湖南人,一紧张,方言也冒了出来。

孟兰亭急忙跟着周教授赶到门口,看见门外的台阶下,站了一个人,借着不远处一盏昏暗的路灯看去,也是吓了一跳。

只见那人半张脸上糊满了血,原本应当是穿西装的,衣服却也被撕烂了,满身的血渍,模样看起来很是吓人。周太太胆小,又是晚上,光线昏暗,难怪害怕。

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人一看见孟兰亭出来,竟然扑了上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她的面前,一边磕头,一边嗷嗷痛哭:“孟小姐,我该死,我该死!是我一时糊涂,买通了学生,去你的课上捣乱,想让你出丑。现在我知道,我错了!”

“其实我是因为考试没有通过,才拿不到毕业证书的。我撒了谎!求求孟小姐,帮我说说情吧,让他们不要再来找我了……我胳膊折了,牙齿也被打掉了……”

“是你?”

孟兰亭这才认了出来,眼前这个鼻青脸肿的人,竟是那天和自己一同参加竞考的那个姓罗的日本归来的留学生。

只是当日仪表堂堂,现在成了猪头。

周教授也认出了人,很是吃惊。

早上课堂上的事,他也听说了,现在听这个罗家骏自己承认了,虽感不悦,但还是叫他起来,问道:“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罗家骏的眼里闪过恐惧的光芒,拼命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孟小姐不原谅,我就要没命了……”

他嚎啕大哭:“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求求孟小姐,可怜可怜我,大人大量,帮我说说情吧……”

面对着周教授夫妇投来的困惑目光,孟兰亭一时更是摸不着头脑。

是谁做了这事?

奚松舟虽然也提过,说帮她解决,但以这些天所见的他的为人,应该和这种暴力至极的方式没有关系。

但是除了奚松舟,还会有谁?

终于打发走了那个显然被吓破了胆的罗家骏,孟兰亭回到自己的房间,捻亮台灯,预备明天的事,心中却七上八下,想着刚才的事,发怔了片刻,视线掠过屋里白天老闫送来的那些东西,目光定了一定。

突然,一个人影,从她的脑海里,跳了出来。

喜欢海上华亭请大家收藏:()海上华亭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