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惊掉一地眼球

平地炸响一声惊雷,汪洋掀起滔夭巨浪,都不如今日的消息来得爆炸震撼!

三天前被解职了的张经,竟然在今天被圣上任命为了江南总督大臣!

总督山东、南直隶、浙江、附件、湖广、广东、广西诸军,调兵筹饷,临机决断,便宜行事......这权力简直大的没边了!当之无愧的江南第一大佬!

说是江南无冕之王,一点也不为过。

大明所有的王爷加起来,也没张经的权力大啊。现在大明的藩王都是被圈养的太平王爷,除了有点田地、衣食无忧外,别说一丁点兵权,连出城上坟的自由都没有,出城祭祖上坟都要请示朝廷,得到准许后方可出城。

天知道他们多羡慕张经。

所以说,张经被任命为江南总督大臣的信息给人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直到将陈洪等太监恭送上船,脑袋瓜子都是蒙蒙的,依然没能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恭送天使启程返京,此去千里,一帆风顺,我等必不负圣上信任,定将犯我大明的倭寇剿灭的一干二净,以报圣上隆恩!”张经拱手恭送陈洪等人。

张经恭送陈洪的声音将众人从震惊中叫过神来,忙跟着拱手恭送陈洪等人。

等到陈洪等人扬帆起航后,一众官员便迫不及待、争先恐后的围上恭喜张经,一双双手拱的跟招财猫似的。

“恭喜张大人,不不不,应该是恭喜张总督才是。恭喜张总督圣眷在身,总督七省军务。”

“对对,是总督,恭喜张总督。张总督这一事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故天将降大任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穷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张大人被解职后,依然能心怀家国,这才迎来总督的任命,真是我等学习的楷模。”

“可不是啊,三天前张大人被解了官职,说实话,我们这心里还为张大人痛惜不已、为大人鸣不平呢,张大人如此夙兴夜寐为国为民,因为一小撮倭寇流窜到应天城下,就被连累的解职了......现在看来,我们还是大肤浅了,站的不够高,格局不够啊,圣上不愧是圣上,英明神武,高瞻远瞩,早就将张总督的辛苦和能力看在眼里了,这不,命大人总督七省军务,这可是咱大明头一份,我们这心里别提多为大人高兴了。”

“之前张大人坐镇应天,上虞之倭寇在应天城外折戟沉沙;现在张大人坐镇江南,江南的倭寇必为大人一举清剿殆尽!”

“张总督清剿江南倭寇,必能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我们在此提前恭喜张总督了。”

“恭喜张总督......”

......

一众官员不愧是从科举的独木桥闯过来的,上前你一言我一语,恭喜的话像是暴雨一样浇向了张经,而且,话虽然多但没有一句重复,总能恭喜出花样来。

魏国公虽然挤在人群最前面,但是毕竞是勋贵出身,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只来得及说了一句恭喜张总督,然后就发现没词了,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恭喜的话都被别人给说完了。总不能跟张飞一样,来一句“俺也一样”吧,只能悻悻的心里暗暗发愤:“靠,以后老子怎么也得多学几句恭喜的话,四书五经我来不了,恭喜的话再比不过你们,那就说不过去了!”

“老徐,张总督高升了,咱们是不是在清风楼张罗张罗,为张总督高升好好庆贺一番。”临淮侯腆着肚子走到魏国公身旁,小声的提醒道。

“对对,老李你说的对。”魏国公闻言,脸色禁不住一喜,连连点头。

方才大家都只顾着恭喜张经,还没有谁张罗庆贺呢。

可不能被别抢了先,于是,魏国公又跟临淮侯挤到前面,魏国公清了清嗓子,对张经说道,“张总督,天使走了,清风楼场地还在,还有不少食材富余,咱们借天使的光,在清风楼给您摆上几桌,好好庆贺庆贺。”

魏国公话音刚落,一众官员就紧随其后的连连附和。

“对对,魏国公言之有理,咱们去清风楼好好的为张总督庆贺一番。”

“附议。”

......

在众人一阵清风楼庆贺声中,张经用力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多谢诸位,诸位的好意,本官心领了,摆宴庆祝就大可不必了,这次迎接天使已经花费太多了。”

“张总督,不花费,一点都也不花费,咱们借天使的光,清风楼的场地是现成的,连食材都是剩下的,只需要厨子加工炒菜就可以了。”

“就是,咱这是借天使的光,一点都不用花费。”

一众官员见张经拒绝,忙不迭劝说道,坚持要在清风楼摆宴庆祝一番。

“现在正是用钱之时,这些剩下的食材都退了吧,还是能退不少银子,这些银子留着剿倭之用吧。”张经再一次坚定的摆了摆手,缓缓说道。

呃......

众人愣了一下,很快就有人道,“张总督,就按你说的,我们退了食材,退的银子用于剿倭军费。我们自己出银子,为您就任总督庆祝一番,还请张总督万勿推辞。”

“对对,我们出银子,请张总督万勿推辞。”众人纷纷附和。

“多谢诸位,好意我心领了。不用什么庆祝宴,现在本官正式就任江南总督,希望以后诸位大人多多配合,齐心协力剿灭犯我大明之倭患,还百姓以太平。”

张经拱了拱手,一脸坚定的说道。

“总督大人放心,我们一定配合,不过这庆祝宴还请总督大人再考虑考虑......”

“总督大人还请赏脸......”

虽然张经坚定的拒绝了众人,可是众人依然锲而不舍、不折不挠的围着张经。

张经身旁围满了人,连根针都扎不进去了,看着众人争相恐后的样子,朱平安微微笑了笑,转身离去。

逆行。

留下一个背影。

“多谢诸位好意,庆功宴休要再提了,如果诸位银子多的话,可以捐为剿倭军费。本官还有事,告辞,不送了......”

张经好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撂下一句话,然后从人群中往外挤。

张总督还有事?什么事?这是拒绝我们的借口吧。

众人心道,不过注意到张经不耐烦的脸色,却是不太敢再上前舔了。

反正大家都一样被拒绝了,而且以后还有机会,要是现在惹张经不悦,日后连舔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是下一秒

众人就跌破了眼睛。

他们眼睁睁到张经从人群中挤出去后,冲着朱平安离开的背影扬声道:“朱大人请留步。”

“恭喜张总督。”朱平安听到了张经的声音,转过身来,向张经拱手一礼。

“呵呵,果然是同喜,老夫还欠你一杯酒呢,你可有时间,老夫没有欠人的习惯。”

张经微笑着对朱平安说道。

“固如所愿,不敢请耳。”朱平安微笑着回道,然后又玩笑道,“上次听老大人说府上有一坛御赐贡酒‘珍珠红’了,平安早就眼馋了。”

“哈哈,早就将酒备好了,只是没想到朱大人还真有这个口福。”张经笑着说道。

在场的一众官员,看到这一幕,掉了一地的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