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全军出击

“一、二、三、四、五......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松下,石井,东条,斋藤、小泉,安倍、渡边......八嘎!八嘎!八嘎呀路!将军,鸣呜呜,松下、安倍他们一个都没能幸免,全都被明狗砍掉了脑袋!”

一个倭寇将明军丢下来的脑袋一个接一个的数了一遍,确认了一遍又一遍,认出了每一个脑袋的面孔,发现混入城的同伴无一幸免,不由得又惊又怒、又惧又恼,情绪异常激动的向锅岛直男和松浦三番郎禀告。

倭寇愤怒恼火自不用说,他之所以内心会生出惊惧,乃是因为对于他们倭人来说,人世间最令他们惧怕的死法便是砍头,身首分离。在他们的文化传承和时代相传的认知里,如果被砍头而死,那死者就会变成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生生世世无依无靠在饿鬼道饥寒交迫的飘荡,直到魂飞魄散......他们倭国的家族,也都将砍头而死的人视为家族的耻辱,提出家谱,世世代代被家族咒骂。所以,即便倭人勇猛非常,即便他们勇猛到不畏惧死亡,也害怕被砍头,害怕身首异处。

这伙倭寇自从踏上大明的土地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虽然也有折损,但一场战事下来,最多也就是两三个倭寇战死而已,像这样--下子死掉二十四个倭寇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尤其是还都被砍掉了脑袋!

因此,城下的倭寇看到伙伴的一个个脑袋,几乎人人心中都生出了惊惧,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八嘎!明人统统死啦死啦滴!”

无论是脾气暴躁的锅岛直男还是一直稳如老狗的松浦三番郎,此刻都是恼怒非常,一双眸子喷火一样恶狠狠的盯着城头连连大骂不止。

“攻城,随我攻城,我要攻破此城,明人通通死啦死啦死,全部杀光,鸡犬不留!用明人的鲜血祭莫枉死的松下、小泉、安倍一-众的英灵!”!

锅岛真男愤怒的大声咆哮,大手一挥,令在场的倭寇向应天城门杀去。

同时他大手一挥,提起倭刀就要身先士卒向城门杀去。

“杀给给!”一个个倭寇也都挥起手里的倭刀,就要跟随锅岛直男向城门冲锋。

“亚麻跌!将军万万使不得!我军折损了松下他们,已经没了内应,明人城墙上不仅有巨量的弓弩,还有大量的铁炮和数门口径巨大的铁炮,我军以现有的这些兵力,实难攻破明人重兵重器把守的城门!”

松浦三番郎虽然同样愤怒,恨不得将明人全部杀死,但是他还是保持有一丝冷静,看到锅岛直男下令全军出击,顿时心头一震,大脑也迅速恢复了冷静,连忙快步向前,伸出手挡住了锅岛直男以及手下一众倭寇。

“八嘎!松下他们二十四人首级的血迹未干!此仇不报,何以泄我心中怒火!此仇不报,何以震慑明人,我又有何脸面带领尔等继续前行!”锅岛直男被松浦三番郎拦住,顿时怒不可遏如恶犬一样呲牙怒骂。

“将军,就是因为要继续前行,才不能鲁莽攻城。难道您忘了殿下派遣我们来的目的了吗,难道您忘了您肩上背负的使命了吗?我们还有五十七人,虽不足以破灭府城、郡城,但是一般的县城我们想破就破,明人虽千余人也拦不住我们,由此向南,折而往东入海,我们依然可以顺利完成殿下的委托。明人有句古语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到时候,我们引领殿下大军跨海踏破明人东南江山,再率大军攻灭此城,尽屠城内明人,鸡犬不留,用明人的鲜血为松下、小泉安倍他们报仇雪恨。”

松浦三番郎直面锅岛直男的怒火,张开双手坚持挡住锅岛直男,一脸冷静的劝阻道锅岛直男。

“我.....”锅岛真男微未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余怒未消,喘息粗如野猪。

“若是将军坚持出击攻城,我们能不能在明人重兵重器把守下攻破城门暂且不说,但是肯定会损兵折将。松下他们二十四人已经折损,若是我们再损兵折将的话,如何穿越明人数百里的领地,突破明军重重围追堵截,如何达到大海之滨,如何扬帆起航返回肥前向殿下复命?”“

松浦三番郎见锅岛直男依然被愤怒支配,再接再厉,一连数

个反问出口。

“我......”锅岛直男被松浦三番郎几个反问迎面砸来,想到殿下的重任,顿时犹豫了起来。

这时,城头上又有动静了。

“城下的倭寇看好了,再赠送你们一百余个首级,这些吃里扒外的败类被尔等蛊惑,背叛祖宗,罪不可赦,那就赠与你们了,哈哈哈哈......”

城上的明军将哭闹求饶的乞丐和地痞按在城头上,排成一排,然后抡起一把把雪白大刀,用力一挥,将乞丐和地痞全部斩首,然后提着他们的脑袋,远远的扔向城下的倭寇。

一个个乞丐和地痞当着倭寇的面被砍头,脑袋被当成球扔了下来。

这一幕对倭寇的冲击力是相当大的。

可以想象,若是他们战死或者被俘,明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砍掉他们的脑袋。

如何能不受冲击呢。

“八嘎!”看到一百余颗脑袋被明人从城墙上扔下来,锅岛直男禁不住再次破口大骂。

同时,他也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恨恨的看了一眼城头,明人乌压压塞满了城墙,人多的摩肩接踵数不胜数,城墙上弓弩无数,还有上千明军手持铁炮,他知道松浦三番郎所言不假,以他磨下的五十七名倭寇想要攻城破门还真的不容易,即便能攻破城门定然会损兵折将,日后难以平安返回肥前。而以他现在的兵马,只要不攻大城,他也有强烈的自信,明人拦不住他们!此行探察的目的己经达到,没有必要在明军陪都死磕,还是南下再往东入海,顺路探察,顺利扬帆回肥前向殿下复命为上,所以他心里也生出了退意。

不过,他毕竟是自负,并没有下令撤退,而是出于脸面矜持一番,在等一个台阶,借坡下驴而已。

他相信,聪明冷静的松浦三番郎一定会给他这个借坡下驴的台阶。

“就是此时!”看到城上将一众内应斩首抛下,朱平安眼睛一亮,果断撑地而起,举起佩剑用力一挥,大声下令道,“举旗击鼓,全军出击!”。

顿时,偃旗息鼓的浙军从树林中络绎不绝的冲了出来,上百面“朱”“浙”字大旗随风猎猎招展,喊杀声震耳欲聋,牛皮鼓擂的惊天动地......

从远处看,八百多人硬是弄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援军,我们的援军来了....”

“哈哈哈,勤王援军来了。”

城上的明军顿时激动了起来,无论官兵还是百姓都惊喜非常,一个个兴奋的手舞足蹈,大喊大叫了起来。

城上士气顿时大震!直线飙升!

只是,突然出现的浙军,对于城下的倭寇可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八嘎,明人援军来了!”锅岛直男禁不住一声怒骂,心里再无一丝破城的侥幸,下定了撤退决心,打定了主意,不管松浦三番郎给不给自己台阶,自己也要下令退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