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45章 被大道所记载的男人

帝陵位于地下深处,这里的地层被掏空,更似一方小世界。

天光乍现,皎月横空。

这并非真实景象,而是有人引发异象。

“他是……陆尘飞!”

有人一眼认了出来,道出他的身份。

“怪不得他能吃十年软饭,我要是有他一半帅,富婆都能主动找上门。”

“如此英俊外貌,简直是惊为天人!”

众多修士愕然,有羡慕、有嫉妒、也有恨。

在这个修仙世界,俊男靓女不知凡几,英俊之才比比皆是,可是和陆尘飞相比,却形成被碾压的局面。

“长的帅有什么用?”

有人表示不服,斥责道:“我等求仙问道,探求永生奥妙,而他这种废物,千百年后只能成为一捧黄土。”

有女子站在人群里,弱弱的说道:“据说他现在拥有金丹期战力,千百年后,有可能还活着……”

“肤浅,你肯定是被他英俊外表迷住,所以才替他说话!”

众人很气愤,开始找各种借口安慰自己。

在颜值这方面,明明败的一塌糊涂,但没有人心甘情愿去接受。

就在人们议论之际。

陆尘飞从打坐中转醒,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他只记得,炼化美白丹和养颜丹时,有大道气息出现,似乎是将他记录了下来。

对于此事,陆尘飞也不是一清二楚。

他只是听说过,在某个领域比较出众的人物,才有机会被大道记载,照耀万古。

“嘶!头好疼……”

这时,陈千秋话语声响起,从昏迷中转醒,嘀咕道:“我这是躺了多久?”

“七天!”陆尘飞简单回应。

“我们好像……把人给得罪了。”陈千秋揉着太阳穴说道。

上次喝的太多,一不小心又断片了。

醒来后,脑海中只有模糊不清的记忆片段,完全链接不起来。

“得罪人?有吗?我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

陆尘飞也是一脸茫然,他只记得,从酒窖里爬出来后,去找个没人的地方,释放一下体内污浊。

至于其他的事情……

完全不记得了。

“得罪人?不可能吧……”陆尘飞说这话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心虚。

因为他发现,手里多出一个面很特殊的旗子。

再仔细一看,这正是斩仙旗没错了!

“这是……准帝器!?”

陈千秋露出惊讶的目光,随即深意一口气,道:“宝贝是你的,人是你得罪的,我先走一步,告辞!”

“这么没义气的吗?”陆尘飞白了一眼。

“义气!?我一个练气期小修士,除了拖后腿啥也不是,这帝陵里水太深,我要回登仙峰。”

陈千秋话音刚落,掏出身份牌,联系师傅陈正东带他出去。

“现在想走?晚了吧……”

陆尘飞眨了眨眼,示意对方看向远处。

此刻,半空中一道幽光划过,直奔他们而来。

轰隆隆……

虚空震颤,强大的能量波动扩散,令人战栗不安。

“是谁?”

“狄龙!”

听到这个名字,陈千秋面色骤变。

这可是一个出了名的狠人,实力雄厚不说,性格也特别极端。

据说……

曾有位天云宗真传弟子,不慎出言得罪他妹妹。

第二天,等那位真传弟子被发现时,修为被废,手脚被断……

极其之残暴!

极其之血腥!

“我们喝多的时候,该不会把他得罪了吧?”陈千秋猛抓头皮。

“问题不大,别慌!”

陆尘飞从容镇定,自从他学习拔剑术以来,这点小事不足以影响他的心境。

“把咱俩绑一起也不是狄龙的对手,赶紧跑!”

陈千秋慌得一批,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到底是怎么把狄龙得罪了。

说罢,他拉着陆尘飞就要开溜。

“哪里走!”

狄龙爆喝一声,身上冒出一股惊人的火气。

就在前几天,他此生最重要的妹妹,被人骑在胯下羞辱!并且还被剃成了光头!

此事一传十、十传百。

等传到狄龙的耳朵里,味道一下子就变了。

他听说,第三峰真传弟子陆尘飞,贪图狄玉美色,霸王硬上弓……

狄玉不从,奋力挣扎反抗。

不料,这奸贼得逞后,还将狄玉头发剃光羞辱。

听到这个消息,狄龙道心都气炸了。

他伤势刚有所好转,就急于找到陆尘飞,将其杀之而后快。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陆尘飞捏碎传送符,第一时间开溜。

此刻,只留陈千秋一脸无助留在原地,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可半天也憋不出来一个屁。

直到狄龙从他身边路过,这才反应了过来。

“难道……不是来找我的?”陈千秋喃喃自语,担心受怕有些多余了。

“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狄龙转过头,冷冷地看了一眼。

冤有头债有主。

若是陈千秋想找死,他不介意随手除掉。

可是……

看这家伙的反应,似乎……不太正常的样子!

该不会脑子有问题吧?

“次奥!”

陈千秋内心五味杂谈,有欣喜,也有失落。

高兴的是,狄龙并不是赶过来报复他。

失落的是……

对方压根就不认识他,直接把他当成了一个‘屁’。

“终究还是我太弱了,连被人放在眼里的资格都没有。”陈千秋满心失望。

随后,他拿出身份牌,联系师傅陈正东,准备离开这里。

然而。

就在下一秒。

又是一道光芒闪烁,移动速度极快,只有一连串残影。

面对不速之客,陈千秋脸色再次变得难看。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第二个来的人,正是……燕无双!

“我依稀记得,往他身上撒过尿。”

陈千秋两眼发黑,感觉自己摊上大事了,这要是被对方逮到,必定十死无生。

“狗东西,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刚一见面,燕无双浑身杀气沸腾,拳头握的咯咯作响。

被尿淋这种事。

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气到七窍生烟吧?

燕无双自然也不例外。

更何况,他的性格本就桀骜不驯、目中无人,又有燕国太子爷这层身份。

气愤程度不言而喻,把罪魁祸首千刀万剐都难解心头之恨。

“做人嘛……格局要打开!”

陈千秋摊了摊手,无奈说道:“大不了我躺在地上,让你尿回来就是了。”

嘴上是这么说,可实际上,正在拖延时间,试图找机会逃走。

打,肯定是打不过。

逃,兴许还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