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40章 欺负弱女子,你算什么男人?

这对师姐妹来自挽云峰。

师姐名为狄玉,肤白貌美大长腿,漆黑如瀑般的长发披散在脑后,只是此时显得有几分凌乱。

师妹名为任菲,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她们被通天境放倒在地,很气愤,美眸里都快喷火了,张牙舞爪,一幅想要拼命的架势。

“可恶!欺负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你算什么男人?”

姐妹二人很不服气,奋力挣扎,想要和陆尘飞决一死战。

她们貌美如花,娇艳欲滴,追求者不计其数。

如果头发被剃光,形象崩塌不说,从今往后都没脸做人了。

“少说废话!嘲笑的我的时候,不是挺开心的吗?”陆尘飞出手无情。

他先是骑在狄玉身上,一把抓起长发,手持长剑连根斩落。

随后又轮到任菲。

同样也是骑在身上,姿势十分不雅,理发的方式也是十分粗暴。

“死秃驴,你给我们等着!”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看到一缕缕发丝落下,狄玉和任菲咬牙切齿,怒火中烧。

如果眼神能杀人,早都能把陆尘飞千刀万剐了。

“瞪什么瞪?难道你们也想把脑袋变黑吗?”陆尘飞说话同时,伸出手,‘啪’的一巴掌拍在任菲后脑勺上。

“老娘和你拼了!”

任菲大呼小叫,用尽全部力气,想要摆脱通天镜镇压。

另一头,狄玉也在暗暗发力。

今日之耻对于她们来说,比要命还难以接受。

平日里十分爱美的姑娘,突然被人强行剃光头,不把仇人碎尸万段,都难解心头之恨。

“送你们同款发型,不要不知感激。”

陆尘飞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对理发手艺十分满意。

随后。

只见他站起身,拿出千里传送符。

在二女怨恨至极的目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终有一日,我要拿他项上人头洗刷冤屈!”

“我突然想起来,这个死秃驴看着很眼熟,就是那个人尽皆知的软饭男!”

师姐妹二人衣衫凌乱,眼中满是恨意。

她们掩面而逃,没有在帝陵内继续寻宝,好不容易树立的女神形象,不甘心就此崩塌。

然而……

天底下那有不透风的墙呢?

事情所有经过,都被人尽收眼底,消息传出去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

帝陵开启已有一段时间。

宝物基本被搜刮殆尽,陆尘飞兜兜转转毫无所获。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

陈千秋传来消息,说是发现绝世珍宝,需要召集人手。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宝贝?”陆尘飞满脸惊讶,但却没有推辞,连忙赶了过去。

随着时间推移,进入帝陵的修士越来越多。

一道恐怖的气息撕裂虚空,突然出现在众人头顶。

面对帝陵,能有几个人不心动?

不仅是天云宗内部势力,青州境内其他强横的门派,也都想插足一脚。

各大圣地、世家、不朽皇朝等等,纷纷将自家后辈送入帝陵。

“轰!”

虚空震动,一道璀璨的光影降临。

正在厮杀的修士相继停手,看到外来势力插足,眼中流露出敌视的目光。

“早就听闻,天云宗人才辈出,今日前来领教一番!”

桀骜不驯的话语声响起,瞬间引起众怒。

可是……

看清此人来历,众多天云宗修士又犹豫了。

此乃大燕皇朝太子,年纪不足三十,便已是元婴强者,更是拥有连败天云宗真传弟子的战绩。

“燕无双,他怎么来了?”

“这燕无双绝非善茬,大家尽量不要招惹。”

“燕无双,啧啧啧……还真当自己举世无双啊?等找到机会,老子肯定拍他一板砖。”

有人惊讶,有人畏惧,也有人跃跃欲试。

天云宗真传弟子多过百位,有怂包软蛋很正常,当然也有绝世天骄。

“帝陵真是热闹,我邵天也想涉足一脚,各位不会怪我吧?”

又是一道话语声响起,从虚空裂缝中,走出一位绝世天骄。

邵天。

荒古世家嫡系后裔。

据说,这个家族在上古时代,曾出过一位大帝,底蕴无比雄厚。

看到邵天的一瞬间,不少修士面如死灰。

狼多肉少。

修为不济,很快就要被淘汰掉了。

而邵天的加入,更是加剧淘汰速度,现在走兴许还有活路,再迟一些,怕是要把命搭进去了。

轰隆隆……

虚空频频震动。

一位、两位、三位……

足足数十位外来修士降临,各个都是青州境内顶尖翘楚。

“诸位,想走可以,但前提是把宝物留下。”

“同龄人厮杀,长辈无权干涉,冥顽不灵者必死,向师门求救也无济于事。”

有人狮子大开口,身上爆发出滔天血光。

“血魔宗狗贼,这里由不得你放肆!”有人当即大怒,引起惊世大战。

两道璀璨神光碰撞在一起,恐怖的能量波动撼天动地。

“血魔宗是什么东西?听都没听说过……来这里哗众取宠,是为了找存在感吧?”

在帝陵的某个角落,陈千秋举着一面盾牌,躲在下面小声嘀咕道。

“鸟他作甚?”

陆尘飞白了一眼,又问道:“你说的宝贝在那呢?我怎没看到啊?”

“跟我一起挖土,马上就能瞧见了。”

陈千秋满脸神秘兮兮的表情。

从第一层到第二层,众人全都分散开来,能得到什么宝贝,完全是靠运气。

陈千秋这个人……

说他运气好吧。

结果,被困在乌漆嘛黑的地窖里。

说他运气不好吧,准备挖洞离开,可是挖着挖着,突然闻到一阵酒香味。

根据他嗜酒如命的经验来看,这是一座大型酒窖。

只不过……

酒窖年久失修,很多地方都已经坍塌了。

上古大帝珍藏的美酒,再历经上万年时间发酵,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随便一坛出世,都能引起巨大震动。

“你这个盾牌从那弄到的?看起来质地还不错。”

陆尘飞伸手敲了两下盾牌,发出清脆的响声。

“光滑如玉,晶莹剔透,耐热耐寒,坚硬如铁……我把来历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陈千秋满脸得意。

“别卖关子,赶紧说。”

“这是我挖到的酒坛碎片,一会儿也给你挖一个。”陈千秋满不在乎说道。

听完此番话。

陆尘飞惊讶的合不拢嘴。

区区酒坛碎片,都能如此不菲。

此地珍藏的美酒,岂不是更加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