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35章 怒斩帝魂,通天大帝传承

大帝。

一个死去的大帝。

放在上古时代,或许还有几分余威。

可是……

放在现在的年轻人眼里,大帝什么都不是。

随便一个犄角旮旯,都能找出来一大堆,敢称王称帝称尊的家伙。

“小贼,本帝今日必叫你好看!”

帝魂勃然大怒,从虚空中挣脱而出,散发出大帝独有的气息。

威严、庄重、肃穆。

虚影站在高处,俯瞰着陆尘飞,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区区魂体,休得放肆!”

陆尘飞大喝一声,帝剑诀脱手而出,狂暴的气息开始肆虐。

这一剑。

强大、沉着、冷静。

凌厉的剑光横扫长空,犀利的剑意无坚不摧。

刹那间,地府开始晃动,头顶大片夯土掉落,加剧此地坍塌速度。

“大帝不可亵渎!”

帝魂硬抗一剑,当即勃然大怒。

他的神魂有虚空为依托,坚韧异常,仅凭一剑之威难以磨灭,只是看似魂光一些。

紧接着,他挣脱虚空束缚,庞大的虚影铺天盖地一般,直奔陆尘飞压去。

“斩!”

陆尘飞低喝一声,剑气如虹,大片魂光被撕裂。

他的剑意,已经到了无物不破的境界。

尤其是神魂,有着意想不到的克制效果。

倘若这位大帝隐匿在虚空当中,纵使陆尘飞再怎么手段惊天,也无法奈何对方。

错就错在,这位上古大帝看低了他的实力。

刚一露面就被劈成两截,死后被小辈如此欺凌,可谓是下场凄惨。

“吾乃通天大帝,曾横推万族,纵横乱古,死后却要被人掘坟鞭尸。”

“我不服啊!”

“不服!”

帝魂大声嘶吼,狂风大作。

他终究只剩一缕残魂,任何事情都无力去改变,只能带着无尽的屈辱,最后如云烟般消散。

“通天大帝!?”

“就这?”

“不过如此啊……”

看着魂光消散,陆尘飞戏谑道:“莫说区区大帝,连邪尊都被我一剑劈成地中海,你死的一点都不怨。”

“什么?邪尊还活着?竟然也会败在你手里?你究竟是谁?”

听到这个消息,帝魂回光返照,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在上古时代。

帝尊,帝尊。

先有帝,后有尊。

尊境强者实力,远在大帝之上。

“额……”

陆尘飞语塞,他只是吹了个牛,没想到对方还当真了。

实则。

他确实砍过邪尊。

只是……

此邪尊非彼邪尊罢了。

“注水尊,不值一提。”陆尘飞摆了摆手,而后便不再理会消散的帝魂,开始专心收取灵石。

钱这个东西啊。

每个人都是满嘴的不在乎,觉得够用就行。

可到了真正刚需之时,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没有人会嫌多,怕就怕自己赚的不够多。

暴富固然刺激,但并未就此影响陆尘飞心态。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身为男人,要肩负更多的使命和责任,将来的生活,需要庞大的财力来支撑。

轰隆隆……

地府开始坍塌,大量土石坠落。

陆尘飞冒着生命危险,将飞鸿殿拆分,然后收入囊中,使用传送符遁走。

一系列行动,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哪怕是再慢几秒,都有可能被活埋了。

这座帝陵被分为不同区域。

陆尘飞所在的方位,只是区区一角罢了,外面早已被抢夺声,以及喊杀声所覆盖。

他传送千里距离,依旧没有离开帝陵范围。

身影一闪,眼前一花。

再睁开眼时,面前是一个小型的湖泊,氤氲之气在水面蒸腾。

陆尘飞环视一周,终于看到标志语。

“灵泉湖!”

石碑后面还有简介。

此地的湖水,由喷涌而出的灵泉所汇成。

普通人在水里泡一天,就有返老还童的功效。

修士体魄异于常人,常年累月沐浴,可强健体魄,增加修为。

“年轻人!你很不错!”

“肯定是跨越无数艰辛,才抵达这里的吧?”

忽然之间,有话语声响起。

陆尘飞抬头一看,又是大帝生前所留下的残魂。

只不过。

残魂的思维并不互通。

这一缕大帝残魂,只负责守护灵泉。

“危险?没有吧……我是传送过来的。”陆尘飞挠头说道,感觉帝魂似乎有些蹊跷。

“年轻人,你能来到这里,说明你是同龄人当中的佼佼者。”

大帝残魂再次开口,如同机械一般,说道:“既然如此,就接受本帝至高无上的传承吧!”

“啊哈!?你听不到我说话吗?”陆尘飞猛地愣住。

不出所料,这个残魂确实蹊跷,因为没有思维意识。

像是机械一般,转达大帝生前留下的话语。

“年轻人,你有大帝之姿!”

“只要接受这段传承,你今后的帝路更加顺畅!”

两道话语声落下,一阵狂风吹过,硬是把陆尘飞推到湖中。

在湖底,存在着一座阵法。

当陆尘飞失足落水的瞬间,阵法被激活,此地积攒多年的力量,疯狂往他体内灌输。

每一个汗毛孔,都被一股强大力量渗透。

“我特么……”

陆尘飞一脸懵逼,茫然道:“被醍醐灌顶了?”

可紧接着,他发现事情不对。

因为这股力量并没有停留在体内,只像是冲刷洗涤一般,祛除体内杂质,强固奇经八脉。

他本就是无相剑体,经过这一次淬炼,体质再次得到巨大改善。

“年轻人,这是本帝送你的见面礼。”

“经过这一次洗涤,即便是凡俗之躯,也能成为绝佳修炼体质。”

“接下来,就是第二份礼物了……”

话到此处,湖水瞬间蒸发,一股热浪从地底向上喷涌,淤泥开始变得干硬。

陆尘飞站在土坑里,像是铁锅烤蚂蚁一般,热的他坐立难安。

想逃走,却又被脚下阵法束缚住。

“麻了!”

陆尘飞满脸生无可恋,道:“我的不想要你这破烂传承。结果,你却非要强加于我,我太难了啊……”

这股炙热的气息存在许久,把他整个人都烤脱水了。

此时此刻,他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

但很快,他又发现异样。

筋、骨、皮同时获得改善,比嗑药提升速度都快。

甚至他还隐隐感觉,以现在的体魄强度来说,寻常的兵器,似乎难以伤到筋骨了。

“年轻人,你能撑住前两关,说明你是当代天选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