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29章 办法总比困难多

宫柳儿披头散发,脸色惨白。

她不敢置信,这就是陆尘飞所拥有的实力吗?

从头到尾就只会一剑,而这一剑却蕴含着碾压般的力量,用尽手段也无法逆转局面。

果然!

当剑凌厉到极致,天下万法皆可破之。

“这篇言灵术送给你,当是打扰你闭关的补偿吧。”

陆尘飞掏出言灵术拓本,又说道:“还有就是,我真的没有故意戏耍你,之所以不想见你,主要是怕你尴尬……”

“怕我尴尬?”

宫柳儿仰起头,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

想起曾对陆尘飞说过的话,不由得低下头,充满羞愧敢,暗骂不害臊。

“想学拔剑术可以教你,不求任何回报,更不需要你以身相许。”

陆尘飞一脸严肃,道:“我把进阶版和雷化版,分别给你演示一遍,能学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

说罢,他挥动大罗剑胎,展示自身所学。

在他手里,拔剑术的强大和招式没有半点关系,而是源于强横的剑意。

“你练了多久拔剑术?”

看到凌厉而又强横的攻势,宫柳儿忍不住发问。

陆尘飞诚然说道:“十年。”

“十年磨一剑,怪不得这么强。”

宫柳儿满目诧然,终于肯接受失败的事实。

“最基础的拔剑术,你竟然学了十年?如此可怕的毅力,连本座都望尘莫及。”

此刻,宫剑一身居高处,满脸都是惊讶。

而后又连忙说道:“年轻人之间的矛盾,本座就不插手了,你们继续,该说说、该聊聊,就当我不存在。”

“……”

陆尘飞和宫柳儿双双无语。

你要是真的不存在,那就请你不要讲话。

“我先一步,回见!”宫柳儿话落,露出幽怨的小眼神,朝着天边瞪了一眼。

顷刻,磅礴如海般的魂力涌现。

宫剑一修为超群,神魂之力自然不用多说,很轻易就能撕裂虚空,带着爱女离开。

……

……

跨越大尊梦境。

雷霆开始减少,混沌与黑暗则更甚。

这里伸手不见五指,五感被天地气息蒙蔽,只能用神识探路。

陆尘飞只是炼气期小修士,神识看出去一米远,但并不影响他获取宝物。

生长在混沌当中的仙珍大药。

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兵器、盔甲等等,数之不尽,多如牛毛。

“发财了,发财了……”

陆尘飞忙碌不已,恨不得把整个昆山境搬走。

时间飞速流逝。

签到次数刷新。

“叮!”

“恭喜宿主在昆山境签到成功,奖励强神符*10”

【强神符:短时间内增强修士神识力量(一次性消耗用品)】

“我再也不用抹黑寻宝了。”

陆尘飞满心欢喜,在手中捏碎符纸。

瞬间,他神识开始扩大,能够笼罩整个昆山境,所有财宝都难逃眼底。

唯一美中不足之处,就是持续时间太短。

但是。

十张符纸全都用完,足以将所有宝贝方位记住。

一转眼,半个月时间过去。

“签到奖励一次不如一次,要不是有额外收获,我才不在这个鬼地方逗留。”

陆尘飞说话同时,抬头看向最深处,也就是出口方位。

这里但凡能看上眼的东西,都被他收入囊中。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昆山境出口,又被修士称之为‘龙门’。

能堂而皇之越过龙门,定摇身一变风雨化龙,此后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都说这是一条死亡之路,我倒想看看有那些奇特之处。”

陆尘飞昂首挺胸,手持大罗剑胎,一步一个脚印。

临门一步,顿时有种神魂分离的感觉。

肉身开始不受控制,思维意识开始向门内的世界靠拢,无论他怎么挣扎与反抗,都挣脱不了无形的力量拉扯。

“这是怎么回事?”

陆尘飞心惊肉跳,这一次是真的要遭殃了。

他现在修为境界尚浅,若是神魂离开太久,肉身就会陷入死亡状态,损伤极其严重。

“遇到问题不要慌,我先等一波签到试试……”

陆尘飞努力平复心神。

在危险来临的时刻,越慌越没用,只有足够平静,才能想出逃生之法。

“傻小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就在陆尘飞举手无措之际,附近有话语声响起。

片刻过去。

一幅苍老的面容,出现在他视线范围内。

陆尘飞确定不记得此人,但对方似乎认识他。

老者开口,解释道:“不必诧异,我是天云宗祖师之一,无尽岁月前,曾在此地留下神魂烙印。”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陆尘飞面带疑惑。

“你应该是伯良师弟的后人吧?你随身携带的身份牌,正是我帮他制作的。”老者回忆道。

王伯良,第三峰祖师爷,陆尘飞的直系老祖。

“难道您是……叶惊鸿叶老祖!?”

陆尘飞满目诧然,他真的想不到,竟有幸看到传说中的人物。

纵观整个天云宗历史,这位都是数一数二的强者,甚至有后人评价,叶老祖的镇世功绩,足以超越开派祖师。

“小家伙,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老祖开口,道:“你可知,此乃太虚之地,亦非真实,亦非虚幻之地。”

书中记载的神游太虚,多是指灵魂出窍状态。

而此情此景,才是真正的神游太虚,神魂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下,

“晚辈误闯进来的。”陆尘飞挠头说道。

进来时雄赳赳气昂昂,出去的时候却找不到路了,心里面也是憋屈啊。

“怪不得你脸色这么难看。”

叶老祖轻轻点头,而后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这波操作……

直叫陆尘飞百般不解。

前辈看到晚辈深陷险境,难道就不帮衬一下吗?

前辈该有的风度呢?

“老祖,难道您打算一直看着吗?”陆尘飞眨了眨眼,投去求助的眼神。

“办法总比困难多,有说话的功夫,不如想一想怎么破局。”

叶老祖的回话出人意料,但却又在情理之中。

这位祖师爷,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

区区太虚世界,有多种手段破除,不是不想帮,而是觉得没必要。

脑子是个好东西,倘若每件事都需要前辈高人指点,还不如扔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