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24章 疑似存在帝器,宫柳儿气急败坏

天帝陵。

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怕是会让整个青州为之震动。

“帝陵就在天云宗后山门,按理来说,天云宗强者早就发现了才对啊。”

陆尘飞走在广袤的大地上,脸上带着疑惑的色彩。

他不清楚这是不是陷阱。

总之,防人之心不可无。

陆尘飞拿出腰牌,想要找人请教,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李天辰,但可惜,根本联系不上。

紧接着,他又想起那个自称‘第一美少女’的家伙。

这姑娘出身高贵,眼界见识自然也是非同凡响。

“喂喂喂……”

“你听说过帝陵吗?”

此时此刻,宫柳儿正在闭关修炼,全心全力冲击元婴境界。

脑海中突然有话语声响起,当即便使她气息混乱,连忙守住心神,差一点就走火入魔了。

片刻,稳定自身气息,满是不悦道:“你这个人很烦唉……这点小事也要来打扰我?”

“不愿意回答就算了。”陆尘飞小声嘀咕。

“我只差一点就成为元婴强者了,在最关键的时刻被你打断了,你赔我修为境界!”宫柳儿秀拳紧握,气愤说道。

“啊!?不会吧……”

陆尘飞顿时心虚。

因为他很清楚,在修炼的时候,最大的忌讳就是被打扰。

“帝陵非同寻常,可遮掩天机,不是修为高深,就能探查到的存在。”

宫柳儿解释完,又郑重说道:“假如你知道帝陵的消息,可以高价卖出去,想必任何势力,都觊觎其中的宝物。”

“为什么要把消息卖出去?独吞不好吗?”陆尘飞问道。

“你是不是傻啊?帝陵一旦被打开,天下各方强者都会有所感应,除非你有特殊手段,否则绝对瞒不过强者眼线。”宫柳儿鄙夷说道。

“你说的特殊手段,是指哪方面?”

陆尘飞并非贪财忘义之人,张忠愿意把帝陵的消息分享给他,就足以说明,对方看得起他,愿意交他这个朋友。

出卖朋友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

最起码,良心上过不去。

“遮掩天机的宝贝,比如说阵法!亦或是宝物!”宫柳儿随口解释道。

实则,她并不相信陆尘飞能发现帝陵。

因为根据史书记载,上古时代那些大帝的坟头,基本都被天云宗光顾过了。

一些没有被发现的帝陵,固然吸引眼球,但可惜时间太久,墓中大多数陪葬品,估计都化为尘土了。

“多谢告知,等我发财了,绝对忘不了你。”陆尘飞谢道。

“啊哈?”

宫柳儿短暂愣神,惊讶道:“天啊!你该不会真的发现帝陵了吧?”

“勉强算是吧……”陆尘飞陈恳点头。

面对这个‘虚拟网友’,他并不担心秘密暴露,最起码不见面的话,肯定暴露不了就是了。

“我天剑门愿意出一千万灵石,买你这个消息。”

宫柳儿先是充满惊讶,而后又隐隐动心。

在帝陵内,陪葬品只是小彩头。

如果有幸得到帝器,绝对能堪比镇宗之宝!

其价值不可估量,莫说千万灵石,即便是拿出整个宗门一半以上的底蕴,都十分值得。

但同时,宫柳儿心里也清楚,不是每个大帝,都会把帝器当做陪葬品。

像这种顶尖至宝,大多会传承给后人,成为一个不朽世家的关键底蕴。

“这个消息无法贩卖,因为并不真正属于我。”陆尘飞果断拒绝,虽然他很喜欢钱,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你这个人太讨厌了,把人家撩的芳心大乱,事后又不负责。”

宫柳儿埋怨道:“把你现在的位置告诉我,本姑娘亲自登门索赔,你影响我进阶元婴境,难道不做出一点补偿吗?”

“……”

陆尘飞一阵无语,感觉自己被沾边赖了。

但仔细一想,冲刺境界时被打断,风险可是极大的,若是根基不堪者,怕是会当场爆体而亡。

就算不死,也有很大走火入魔的可能。

宫柳儿之所以能够压制下来,一方面是根基扎实,另一方面则是对修炼理解,远超常人。

“我在上古战场深处等你,有胆你就来。”

“在青州境内,最起码存十几处上古战场,你在那一个呀?”宫柳儿疑惑问道。

“应该叫昆山境,位于天云宗境内。”陆尘飞思索道。

天云宗广袤无垠。

实际上,来到这里历练,连宗门的大门都没有出去。

准确来说,这里是天云宗地下世界的一小角,被绝世强者封印于此。

“昆山境不是随便进嘛?本姑娘直接降临在最深处就好了。”宫柳儿信心满满说道。

她身份非同寻常,归根结底,还是属于天云宗主要派系之一。

虽然宫家早就出去单飞了,但天剑峰还一直保留着,因此可见宫家在整个宗门里的地位。

“……”

陆尘飞再次无语,连忙悔道:“如果你能找到我,那么我就给你补偿。”

言毕,开始朝着深处出发,再也不理会宫柳儿的抱怨声。

“你这个伪君子!”

“说好我到了,你就补偿我!”

“你怎么能突然反悔!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你算什么男人?”

宫柳儿气急败坏,骂骂咧咧,不顾宗门里长老阻拦,义无反顾冲入昆山境。

少主停止突破修为,满脸气愤离开。

此事可大可小,但奈何,她爹是当代掌门——宫天一!

爱女急匆匆出行,作为父亲,自然是十分关注,一缕神魂悄无声息跟在宫柳儿身后,想看看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

与此同时。

昆山境。

“我这个人,口碑还是很不错的。”

“不是不想和你见面,是怕你尴尬。”

陆尘飞在心中暗道几声,他现在还清晰记得,宫柳儿当着他的面,吹嘘那个‘剑道天才’。

大家都是修士,对强者产生敬畏很正常。

但是吧……

宫柳儿那绝对不是简单的敬畏,而是盲目的崇拜。

崇拜陆尘飞能把拔剑术,发挥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快看,那小子好像是抢劫犯吧?”远处突然传来大喝声,众多修士三五成群,结队朝着陆尘飞走来。

如果是光明正大被抢,输了只怪技不如人。

可是……

每次都特么被暗算。

谁能服?

只要不是脑残,都无法咽下这口恶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