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11章 雾隐门杀手

……

第五峰附近。

“天剑门那四个老家伙,都是元婴巅峰修为,只要找机会用阵法困住他们,宫柳儿还不是砧板鱼肉?”

七道人影突然出现,其中一人阴险说道。

“据可靠消息称,宫柳儿身负万道剑体,战力绝非表面那么简单,杀她的时候千万别莽撞大意。”

有人出言警示,道:“雇主为了请动咱们雾隐门,可是花了大价钱,万不能失手!”

“那宫柳儿小小年纪,就成为金丹修士,最可怕的是,未来还会成为天剑门掌权者。”

“此女若不尽早除掉,未来必是心腹大患,没准就是下一个宫天一。”

“面对这样一个妖孽,所有天剑门敌对势力,都恨不得除之后快。”

几人言语交谈间,充斥着强烈的杀意。

也有人发出疑问,道:“为什么选择在天云宗动手?一旦被这里的强者发现,我等必死啊!”

“要是不在这里动手,怎么嫁祸给天云宗?”

一场阴谋正在酝酿。

此刻所有人面容冷酷,一致隐蔽自身气息,潜伏在暗处等待猎物降临。

宫柳儿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下山时的心情似乎还很不错。

因为在昨晚,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陌生人。

只要记住对方神念,今后无论相隔多远,都可以进行交流。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少主请跟紧我等。”天剑门一位高手猛地蹙眉,到了元婴这种修为,六感远超常人。

“三长老说的没错,我也开始隐隐有些不安。”

这四位长老都是宫天一心腹,修为不算绝顶,但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此时,小心翼翼的把宫柳儿护在中间,用神念探查周围风吹草动。

一旦发现敌人踪迹,定会不留余力镇杀。

“这几个老家伙警觉性真高,看来必须动用压箱底的手段了。”

“随我一同祭出遮天阵!”

雾隐门七人齐齐出动,遮天阵出现的一瞬间,附近这片区域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

这种阵法可以遮掩天机,阻隔一切和外界交流的手段。

纵使修为远在元婴之上,也察觉不出任何端倪。

“雾隐门的人!?”

三长老一眼识破对方来历,顿时杀意冲霄。

这是一个专业暗杀组织,一旦遇到必有一死,不然绝不会收场。

“我们只要宫柳儿的命,你们四个老家伙要是执意阻挠,有都是办法在这里磨死你们。”

雾隐门赵雄阴险说道。

“修为参差不齐也敢出来大言不惭,真是可笑!”二长老怒声呵斥。

可眼前这七位,最差也是元婴大成期,那怕有丁点马虎,都有可能让宫柳儿陷入危机。

三长老大声说道:“现在不是拼命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少主。”

剑拔弩张的气势展开,未曾一战,熟知生死?

……

“恩?”

陆尘飞奔波大半天时间,眼看着快要到下午了,终于抵达第五峰山脚下。

可不知为何……

回去的路,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断了,就好像是鬼打墙一样,无论如何也无法向前一步。

“真是奇了怪了……”

陆尘飞疑惑蹙眉,既然有障碍,那么一剑斩开便是了。

一念至此,拔剑术脱手而出。

这一剑快到极致,眨眼未到,剑气纵横交错,给人无坚不摧之感。

叮!

十分清脆的声音响起。

不出所料,眼前确实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

然而,仅凭一剑之威,不足以打破阻隔。

“看样子很硬啊……”

陆尘飞猛地一愣,但随即又是一脸欣喜,正好可以用来练习进阶版拔剑术。

他就不信,成千上万次拔剑过后,这个屏障还能扛的住。

叮、叮、叮……

金属碰撞的声音连续响起。

比起对着空气挥剑,这种砍实物所带来的提升,明显增加不少。

“863、864、865……958……”

寻常修士要是想把剑招,练成肌肉记忆,没有一年半载苦练根本做不到。

然,陆尘飞则大不相同。

他身负无相剑体,学习剑术这方面,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

等到第一千次拔剑的时候,只听前方传来‘咔嚓嚓……’的响声,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开始向外蔓延。

“我好像把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给劈碎了……”

陆尘飞一阵头大,还以为自己摊上事了。

可仔细一看,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透过碎裂的阵法缝隙,可以看到一片被封锁的天地,里面似乎有人正在交战。

再定睛一瞧,其中有四位老者正在被围攻。

即便是血溅三尺,气息逐渐衰败,也坚决不肯后退半步,似乎在保护着什么重要人物。

雾隐门七人则显得游刃有余,也有人在骂骂咧咧。

“妈的,到底是那个狗东西,一直对遮天阵动手?”

“若是任务失败,必定杀他祭天!”

面对外力破坏,雾隐门七人心急如焚,生出速战速决的念头。

如果遮天阵在这个时候碎掉,计划泡汤不说,一旦惊动天云宗高手,他们几个连逃跑都来不及了。

“嗯?还要杀我祭天?”

陆尘飞脸色难看,郁闷说道:“看来我只能提前自保了。”

他就是个路过的吃瓜群众,竟然还要把命搭进去,似乎有些太冤枉了吧?

这特么的……

简直就是没天理啊!

“我当是谁,原来是个练气期的小垃圾。”

赵雄杀机凛冽,道:“今天决不能留任何活口,被他撞见,只能算他倒霉。”

杀人灭口,雾隐门一贯作风。

赵雄话音落下后,随手一巴掌,便朝着陆尘飞拍去。

境界上存在巨大差距,他有信心随手一击,就能灭了练气期小修士。

“一言不合就杀人,这么霸道?”

陆尘飞持剑反击,最简单不过的拔剑术,在他手里却发生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刹那间,剑气如虹,直冲云霄。

一剑扫过,给人一种开天辟地般的错觉。

原本就碎裂的遮天阵,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顷刻间支离破碎。

“如此不流入的招式,为什么从他手中出现,却能给我一种不可匹敌之感?”赵雄大惊失色。

虽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也是一阵心惊肉跳。

如果这一剑,毫无防备劈在身上,怕是会喋血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