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10章 扰人者,反被扰之……

“弟子令牌就是传音工具,只要将意念灌入其中,就能和其他人交流。”

“emm……”

“该不会没人告诉过你吧?”

宫柳儿满脸迟疑,甚至是有些不敢相信。

作为宗门弟子,入门第一天,师长就会教导修士常识,就算有不理解的地方,也可以咨询同门师兄弟。

可谁又能想到……

陆尘飞是修士,但却没有真正了解修士生活。

天剑峰的长老,也根本没有闲心思,把时间浪费在一群废物身上。

有关于修士的事迹,也都是从别人嘴里听说的。

“我只见过师傅一面,平日里都是独自一人在山中苦练。”陆尘飞如实说道。

“无拘无束多好呀。”

宫柳儿略带几分羡慕,道:“我从小到大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被一群人监视,早就烦死了。”

“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也能叫有福?我和你讲,我已经很认真修行了,可那群老家伙始终不满意,就恨不得把我脑袋撬开,硬生生把知识灌进去……”

宫柳儿一阵倾诉,这次,陆尘飞被迫成为幸运观众。

这一夜,二人聊到很晚。

也是在宫柳儿的告知下,陆尘飞在身份令牌中,发现很多新鲜事物。

但是和传音术不同,通过身份令牌传音,首先要清楚知道对方意念,否则,对方无法收到消息。

令牌内记录的内容有很多,修士注意事项、宗门发展史、宗门任务、弟子贡献等。

陆尘飞大致扫了一眼,然后就被‘弟子交流论坛’吸引住了。

凡是天云宗弟子,都可以在论坛发言。

在这里说话不会暴露真实身份,多是以‘道号’形式,出现在大众视野内。

然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自然少不了喷子……

天云宗高层设置这个功能,是希望弟子们交流修行感悟,或是寻找同伴,一起执行宗门任务。

可随着时间演变,这里竟成为‘意念侠’聚集地。

“号外!继软饭男之后,登仙峰那个铁废物,竟然一夜入道……”

“你是说陈千秋吧?”

“那不是真传弟子当中,公认的废物吗?”

“软饭男都能逆袭成为真传弟子,陈大废和峰主如同父子,咸鱼翻身好像也说的过去……”

软饭男?陈大废?

淦!

陆尘飞看了一眼论坛,瞬间就不淡定了。

只可惜……

抓不到正主啊!

否则,他肯定要亲自登门拜访一番。

“不知陈兄看到此番评价,又是作何感想呢?”陆尘飞喃喃自语。

可就在下一秒,思绪又被宫柳儿打断了。

“喂喂喂,还在听我说话吗?”

宫柳儿唠叨没完,气愤道:“看在长辈的面子上,我不远万里来到天云宗,然而,怠慢也就算了……第五峰的待客之道,简直就是歧视人啊!”

“我不太了解第五峰。”

“对喽,你也是天云宗弟子,知道那座峰好说话吗?”宫柳儿突然问道。

她有事情在身,天一亮,送完请帖就要离开了。

时间十分紧迫。

“第一峰好像还不错。”

陆尘飞并不知道宫柳儿用意,只是简单回应一句。

在他主观印象里,对方只是外来客,并且还是用意念交流,现实中擦肩而过,也认不出彼此。

因此,不可能主动暴露身份。

如果对方想要保持联系,也不会刻意回避。

这种感觉……

就像是网友聊天一样。

得到回应,宫柳儿换个话题,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开始追问个不停。

“你进入天云宗多久了?”

“十年。”

“十年就看到师傅一面,混的也太惨了吧……你是不是人品不端,不受待见啊?”

“我人品还行……”

“……”

天边鱼肚白出,阳光照亮大地。

交谈终于结束,陆尘飞被盘问的头都大了,此时此刻他非常后悔,早知道对方这么能唠叨,打死也不去找‘幸运观众’了。

随后,缓缓站起身,登上第七峰山顶,准备去找赵师兄‘品茶论道’。

然而,刚要拜山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你找赵师兄啊?他不在!”

“昨天下午的时候,拖家带口返乡了。”

听到这个消息,陆尘飞脸色有些不正常,感情他这是白跑一趟。

其实吧,赵师兄并不是为了躲麻烦。

大家都是真传弟子,没有血海深仇的情况下,不至于拼个你死我活,最多也就是切磋一番,点到为止。

随后,通过惊鸿峰普通弟子口中得知,一个崭新的故事。

“赵师兄求仙问道前,曾是贵族府上的下人,阴差阳错间,与府上千金相识相爱。”

“奈何身份悬殊,遭到所有人反对,无奈之下只能私奔。”

记名弟子仔细思索,又道:“赵师兄最大的志向,就是拥有打破一切偏见的实力,堂堂正正迎娶心爱之人过门。”

“今年魔神峰历练,轮到我们惊鸿峰,所以赵师兄才延迟下山。”

赵师兄原名赵飞恒。

入门三年,从普通人成为金丹强者。

此等修为放在凡俗间,可称为不世强者。

即便是放在天才云集的宗门里,也算得上是顶尖人才了。

“还有这样的故事?”

陆尘飞呢喃道:“怪不得以我为耻……”

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像赵飞恒这种勇于打破偏见的性格,他还是很欣赏的,因为他从来不甘心拖累江雪晴。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算是同道中人了。

这个朋友,交定了!

“赵师兄温文尔雅,嫂夫人貌美心善,知书达理,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奈何有些人有眼无珠,偏偏瞧不起赵师兄出身。”

这是惊鸿峰所有弟子,对这对苦命鸳鸯的一致评价。

“怪不得那天赵师兄急着离开,不想和我切磋是假,急着带夫人回乡才是大事。”陆尘飞没有责怪。

严格来说,这趟也不算白跑,不仅签到获得传音术,还意外知道身份令牌使用方法。

“来而不往非礼也,待赵师兄回来后,麻烦转交给他。”

陆尘飞拿出半条手臂,以及一篇洗精伐法门。

随后,施展天行九步,离开惊鸿峰。

回去的路上,要比之前快一倍,天行九步已经进入小成阶段,日行千里如同家常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