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8章 神秘少主,第七峰祖师爷生平过往

就在陆尘飞走后。

附近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行人朝着邪尊靠近。

“奇怪,刚才有一股强大的剑意激荡。”

“怎么莫名其妙消失了?”

一位少女走在最前方,美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在她身后,几位老者伸手指向邪尊,轻蔑道:“问问这个家伙不就清楚了。”

“刚才那小子对我不敬也就算了,就凭你们几个也敢放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邪尊火冒三丈,当即一跃而起,恐怖的邪气激荡云霄。

能雄霸一方称尊成圣,绝不是什么软柿子。

他可是堂堂金丹境强者啊。

虽然被第五峰的监牢关押数十年,但不代表他畏惧这个宗门,甚至还想杀其弟子,以解心中苦闷。

“区区金丹也敢大言不惭!”

从少女身后走出一位老者,挥手间,拨云见月。

邪气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被随手抹除了似的。

“元……元婴巅峰!?”

邪尊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傻了。

要知道天云宗长老,大多是金丹期修为罢了,而眼前这几个比他还老的家伙,竟是清一色元婴境巅峰。

“住手!咱们只是门客,最好不要惹事。”

少女话音清冷,而后转身离开。

虽然好奇那股无上剑意,可对方不想露面,她也没必要强行追查。

“是,少主!”

四位元婴期老者齐齐点头。

以他们的修为来说,想要锁定一个人并不难。

可是……

一剑过后,陆尘飞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一点气息都没留下。

“难不成,此人实力在咱们之上?”

“天云宗卧虎藏龙,出现几个强者并不过分。”

“莫说那些老古董,就连峰主级别的存在,都能稳压咱们一头。”

几位元婴境老者传音交流,慢慢的也就释然了。

……

在天云宗内,途径任意一座峰,动辄数十上百公里。

第五峰占地广阔,陆尘飞动用天行九步跑了一会儿,但并没有离开这座峰范围。

陆尘飞看一眼天色,凌晨已至。

“签到。”

“恭喜宿主在第五峰山脚下签到,奖励《拔剑术进阶篇》”

“恩?还有进阶版?”

陆尘飞迫不及待查看功法,比起自己所学的拔剑术,这本进阶版更注重细节。

至于什么是细节……

动作、姿势、出剑角度等等。

从前,他的剑只追求速度和力量。

如果照着进阶版学习,威力没有太大提升,但姿势更帅更优雅了,出剑角度也能让敌人意想不到。

“不愧是进阶版,就凭这徐晃一剑,都能把敌人吓的胆颤心惊。”

后半夜没有急着赶路。

陆尘飞需要把出剑动作,出剑角度全部记住。

如果只是头脑记忆,肯定简简单单。

但是,他需要肌肉记忆,面对突发情况,下意识就能做出反应。

翌日。

碎金般的光辉洒向大地,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陆尘飞早已经汗流浃背,强忍着疲倦继续赶路。

即便如此,他还是舍不得使用灵石补充体力。

原因很简单,都是江雪晴一次次外出执行任务,用性命换来的东西,宝贵异常。

从第五峰到第七峰,浪费一天时间。

其实,也不能说浪费。

天行九步已经触碰到门槛,想要迈过这道坎,只是时间问题。

其次就是,每次感到身体疲惫,陆尘飞都会原地打坐修炼,不浪费每分每秒。

“天罡炼体术,可是师傅压箱底的手段,我要不要提前学呢?。”

陆尘飞喃喃自语,道:“要不还是算了……以后等师傅教吧,自学容易进入误区。”

……

夜深。

第七峰,惊鸿峰。

这里住着上千位弟子。

峰主座下只有真传弟子和记名弟子,其他弟子,大多都是长老的门徒。

“据说,第七峰峰主已有千岁高龄,随便一个记名弟子,怕是都有几百岁了,可为啥赵师兄那么嫩……”

陆尘飞带着疑惑,朝着第七峰山顶走去。

途中能看到许多建筑,可令人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个弟子夜晚修行。

甚至,连灯火都看不到。

周围更是寂静的出奇。

如此做派,还是天云宗独一份。

“夜色已晚,任何人不得向前半步!”

眼看顶峰近在咫尺,突然出现一位长老,拦在陆尘飞前方。

“能和我说说这里的情况吗?”陆尘飞满心好奇。

“你止步于此,不要惹是生非,不发出任何吵闹,我可以告诉你部分缘由。”

长老使用传音术,意念交流说道。

陆尘飞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的表情。

很快,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再次被翻开。

“世人只知道,第七峰祖师爷叶惊鸿,曾是一个杀穿天与地的人物,却不知一生历尽坎坷。”

“祖师爷年少时胸怀大志,誓要闯出一番天地。”

“在远离故乡之时,与一位少女约定,待他功成名就,荣归故里,就是娶少女为妻之日。”

“可在那个时代,天下并不太平,到处都是战火。”

“祖师爷一走便是数百年,重归故里时,良人却已不再,只剩荒坟枯冢。”

话到此处,长老长叹一声,又继续传音说道:“如果祖师爷修为平平无奇也还好,只可惜,他手段通天,倒转乾坤,站在故乡的废墟上,看到一幕幕错过的画面。”

“在祖师爷走后,少女每天都会站小城墙头上,苦等意中人归来。”

“街坊邻里都说外界混乱无比,或许叶惊鸿早就死了,可少女偏偏不信,这一等便是一生。”

“洞悉曾经过往,祖师爷潸然泪下,悔不当初。”

“自那之后,每当夜深人静,都会有一个男人躺在坟墓旁,讲述他在外面的经历和遭遇。”

“或许,在那片黑暗的最深处,祖师爷会和意中人重逢吧……”

陆尘飞默默地听着这段故事,内心大为触动。

穷其一生武道巅峰,再回首万事成空。

要这通天手段又有何用?

叶惊鸿纵横一生,临了却是这样的结局,不禁令人感到悲伤。

“宵禁这个习俗延续至今,是出于对祖师爷的尊敬与缅怀。”长老再次传音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