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6章 一剑秒杀魔神,师兄,你胳膊掉了

而这时。

登仙峰一位长老走来。

论入门时间,他肯定是陈千秋的师兄。

但若论辈分,只是入门较早的记名弟子,还得称陈千秋一声大师兄。

“一叠花生米,就能让两位师兄喝成这样?”

汪长老看着满院狼藉,整个人都傻了。

粗略计算,少说一百多个空酒坛。

这岂止是能喝?

简直就是酒仙附体啊!

“我与汪长老素无瓜葛,来我这里作甚?”

陈千秋冷着脸,怒斥道:“难不成你也想踩我一脚,在师傅面前显摆自己?”

“师傅让我来通知你,莫要错过修行时间。”

“我一个废物,修的什么行啊,你怕不是在逗我?”陈千秋气的干瞪眼,以为自己又要被人耍了。

“……”

汪长老一时语塞。

看来……

两位师兄都喝懵逼了。

而且,酒品也不咋地,一旦上头,什么事都能干出来,醒酒之前不要招惹为妙。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了。

陆尘飞站在一旁,思索道:“我依稀记得,咱们昨天好像见过峰主一面。”

“对了,我想起来了,师傅说要监督我修行。”陈千秋一拍额头,抓紧整理仪容。

“既然如此,告辞!”

陆尘飞说完转身离开,但走归走,签到这事不能忘。

没有峰主允许,肯定进不去主殿。

但如果在大门口打个转,应该没问题吧?

“叮!”

“恭喜宿主在登仙峰主殿大门口签到,奖励一次悟道机会(持续15分钟)。”

“请问宿主是否现在使用?”

听到系统的声音,陆尘飞忍不住感慨人性化,但随即又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奖励剑意了?”

“亲,您目前处于瓶颈期,无法通过系统获得,这边建议您努力修行呦~”

如果是软萌妹子音,陆尘飞可以接受这番说辞。

可偏偏……

系统提示音,是一个头脚大汉的高嗓门。

被恶心的鸡皮疙瘩掉地上了。

“等我回到魔神峰在悟道吧,还有就是,系统你能不能换个语音包?”陆尘飞说道。

“亲,这边建议您提升剑意……”

“依我看,就是嫌我剑意没有进步,诚心来恶心我。”

“答对了呦!”

“……”

陆尘飞骂骂咧咧,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魔神峰,然后便始迫不及待悟道。

悟道时间只有十五分钟。

他很珍惜每分每秒,拔剑的速度一次更比一次快,最后更是音若雷霆,快若闪电。

不仅如此,每一次拔剑,都带着一股锋芒凌厉的气势。

“锵!锵……”

剑出鞘的声音十分清脆,等收回剑的时候,残影这才在空中陆续闪现。

在陆尘飞沉浸修行,浑然不觉间。

剑意得到提升,从99变为102,虽然只有少量增加,但却发生飞跃性变化。

轰隆隆……

魔神峰突然开始震动,一股阴暗而又狂暴的气息四散蔓延。

在地下世界当中,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即将出世。

“哈哈哈……”

“一群小杂碎,以为用时间就能磨灭我的存在?”

“殊不知,我早已经不死不灭!”

刹那间,魔神气息遮天蔽日,一个巨大的虚影,笼罩天地。

魔神峰地下阵法,开始出现裂痕。

“大胆邪魔!天云宗岂是放肆之地。”

正当这时,几个年轻修士御剑而来,大喝声响彻天际。

他们来自各峰,奉师命来此历练。

这是期待一年才有的机会,因为每年八月十五,魔神峰镇守的邪魔都会苏醒,释放出一缕神魂,尝试脱困。

而,这一缕倒霉的神魂,竟然成为弟子们争先恐后的历练工具。

“邪魔?”

陆尘飞结束悟道,听到大喊声,微微有些惊讶。

但紧接着,看向不远处的战斗,下意识嘀咕道:“好弱啊!”

无论是邪魔的一缕神魂,还是几个浴血奋战的年轻人,他都有种一剑就能砍死的错觉。

“区区金丹蝼蚁,也妄想磨灭我的一缕神魂,天云宗没人了吗?”

“全都给我去死!”

邪魔大怒,滔天血光照耀,如巨浪般落下。

砰砰砰……

一连串闷声响起。

几个年轻人就跟饺子下锅似的,一股脑似的砸在地面上。

“……”

陆尘飞目睹着一切,顿感无语。

他没想到,其他峰的弟子,竟然是金丹期修士……

金丹啊!

御空飞行,千里之外取人首级,杀人只需一个念头就够了。

你们不要骗我!

我只是练气期小修士啊!

“咦?这里有个天灵根奇才?接受我至高无上的夺舍吧!”

魔神气息如同黑雾一般,朝着峰顶快速涌去。

仅一个刹那,出现在陆尘飞面前,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

“就这?就这?就这?”

下一秒,大罗剑胎森然出鞘,漫天黑雾被斩开一道缺口。

陆尘飞满脸质疑,道:“就这……也想夺舍我?”

“好可怕的剑意!”

原本还嚣张得意的邪魔,此刻却充满恐惧,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对于这种绝世魔头来说,损失一缕神魂根本不算什么。

但是,突如其来的一剑,让他有种将要陨落之感。

这不是因为陆尘飞修为强横,一切都源自剑意,那是一种遇神杀神,屠戮诸天的无上剑意。

“我?练气期修士啊……”

陆尘飞发誓,他真的没怎么用力,他现在的剑,更注重速度。

然而,邪魔怎么就跑了呢?

唉!

站住!

你跑就跑呗,怎么还能骂人呢?

“叼你妈个练气期!”

黑雾开始消散,退回到魔神峰地下世界。

在这个过程中,不断骂骂咧咧。

“等那天我喝高了,非要把你揪出来剁了。”陆尘飞脸色难看,气急败坏。

随后,走向同门师兄弟坠落的地方。

大家都是宗门未来的支柱,各峰之间互有对立,但面对外敌,还是要团结一心,互帮互助的。

然,没等陆尘飞走多远,就有人拖着重伤之躯,撒丫子就跑。

“这是咋回事?”

陆尘飞一脸懵逼,连忙大声喊道:“这位师兄,你胳膊落下啦……”

“赵师兄和我们打赌,说你这种垃圾软饭男,在魔神峰撑不过一年。”有人坐起身,尬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