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无上剑帝,签到一百年 > 第5章 登仙峰,殴打记名弟子

“我与陈兄一见如故,你的仇自然也就是我的仇。”

陆尘飞拍胸膛,大声吆喝都怕:“多了不敢保证,那些欺负你的记名弟子,今天就去把他们都砍翻了。”

人一旦喝多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言至于此,二人搂肩搭背,一路跌跌撞撞,朝着记名弟子住处走去。

“陆兄啊,一会儿你帮我按住他们就行了,动手杀人的事让我来。”

从前,陈千秋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登仙峰众多记名弟子,都以嘲笑他为乐。

这股怒火整整憋太久,杀意早就累计到一定高度了。

“疯了吧!一群筑基练气的废物,也敢欺负陈兄?”

刚到记名弟子住处,陆尘飞亮出自己的大罗剑胎,借着酒劲,也是狠狠地装了一把。

刹那间,就有数十道诧异的目光投来。

“我操!”

“我没听错吧……这个软饭男,竟然说我们是废物?”

“两个出了名的废物,竟然凑到一起挑衅我等,这是无能狂怒了吗?”

面对真传弟子,众人不仅没有丝毫尊敬,讽刺声更是刺耳。

“平日里对我不敬也就算了,在陆兄面前也敢聒噪,你们真是找死。”陈千秋挺直腰杆子,怒声喝道。

“陈兄不必废话,让我来会会他们!”

陆尘飞手持大罗剑胎,拔剑的一瞬间,众多建筑轰然坍塌。

这一剑,锋芒无双。

在尘埃之中,有血花连续飞溅,染红大片泥土。

随之,还有一道道惨叫声。

“轰!”

最后一座建筑倒下,所有人心头剧颤,满脸都是惊骇欲绝之色!

“这、这是……拔剑术?”

足足半响,这才有人发出颤抖而又惊恐的声音。

“我的天啊!一篇最基础的拔剑术,怎么在他手里,就有种绝世神威的错觉?”

“我也是练气期修为,可是……我连他一剑都挡不住啊!”

在场所有人都懵了。

仅此一剑,给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

然而,就在众人愣神之际。

陆尘飞动作飞快,抓住一个尖嘴猴腮的少年,强行按在地上,示意陈千秋动手。

“妈的,我记得这小子大言不惭,说分分钟就能把我打废,今天要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真废!”

陈千秋酒劲上头,一刀剁了下去。

当即。

整个登仙峰被惨叫声笼罩。

有人不忍直视,快速逃离现场,去找峰主汇报情况。

然而……

这群记名弟子,把自己看的太高了。

要知道,陈千秋被峰主抱回来的时候,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儿,说是师徒,但更似父子。

相比之下,记名弟子在峰主眼里屁都不是。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峰主陈正东站在大殿内,双手背负看向窗外,杀机凛然道:“在这乱世当中,只有够狠的人,才能活的更长久。”

……

另一头。

有人试图逃跑或是反击,可惜全都被陆尘飞放到在地。

陈千秋则是手起刀落,出手十分狠辣。

噗、噗……

刀光接连闪过,鲜血喷涌而出,溅射的到处都是。

有人满眼不甘,倒在血泊中,努力抬头看向主峰大殿,希望峰主能够拯救他们。

可是,陈正东只是微微一笑。

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了,峰主已经默许他们的牺牲了。

“这就是报仇雪恨的感觉吗?痛快!”

陈千秋仰天大笑。

心中怒火终于得到发泄,阴霾减缓不少。

当即,他便决定炼化大道碎片,这一举动,冲动的成分居多,但却是早晚都要迈出去的一步。

因为他心里面清楚,被灭门的血海深仇,只有他一个人能够肩负。

大殿内。

陈正东可没有酒精上头,他握着一手冷汗,紧张的要死。

虽然修为雄厚,但并不代表懂得多。

就像炼化大道碎片这种事,给不出半点帮助,只能默默祈祷,陈千秋未来的路能够顺畅一些。

因此可见,这对师徒情同父子。

约摸半个时辰过去。

“哈哈,我终于迈出第一步了!”

陈千秋仰天大笑,于他而言,今天是重获新生的一天。

“先别急着高兴,大道碎片狂暴霸道难以控制,今后所有修炼,必须在为师监督下完成。”

陈正东严声说道:“行了,你先回去醒醒酒,明日一早来主殿修行。”

前半句话,陈千秋不敢不忘。

但是后半句……

叫一个嗜酒如命的人醒酒,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回到住处,和陆尘飞搂肩搭背继续喝。

“叮!”

“宿主位于登仙峰顶峰,是否进行签到?”

陆尘飞光顾着喝酒,早就把签到给忘在脑后了,幸好系统够人性化,知道提醒一声。

“签到。”陆尘飞在脑海中默念。

“叮!”

“恭喜宿主在登仙峰签到,奖励天罡练体法门!”

陆尘飞穿越二十五年,早已不是修仙界小白。

就算不用系统介绍,他都知道天罡炼体术的威名以及来历。

没错。

这篇练体法门,正是师傅李天辰三大成名绝技之一!

“天罡炼体主修内在,增强五脏六腑,如果我把这篇法门练会了,这辈子都不怕内伤了。”陆尘飞惊喜呢喃。

“陆兄嘀咕什么呢?来继续……今天不醉不归!”

陈千秋拿酒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但他自己却浑然不觉。

这一喝,便是到了第二天清晨。

陆尘飞倒地躺在地上,努力回忆昨天,道:“咱们好像干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收起不切实际的幻想,咱们都是废物,认清现实吧!”

陈千秋也是早就断片了,根本不记得昨天发生过什么。

随后,互相搀扶坐起身。

看到满身血迹,一度怀疑自己胃穿孔了。

“啧啧啧,看你这么多血,岂止是穿孔那么简单,胃都喝漏了。”陆尘飞指了指说道。

“世间灵丹妙药数之不尽,即便是喝死,都能原地还魂。”

如果可以的话,陈千秋真想把自己泡在酒缸里,余生醉生梦死。

毕竟,残酷的现实,太叫人畏惧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改天来魔神峰我请客,咱们体验一把喝死的感觉。”陆尘飞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