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世界里的剑客 > 第22章 他很忠心

王极说道:“任教主,你我可不是一路人,更不是一条心。我倒是想要拔剑,可是东方教主的武功太强。我不是对手。你的要求,我爱莫能助。”

任我行愤怒道:“王极,你出尔反尔,不讲信誉。本教主一定会杀了你。”

王极冷笑一声。

出尔反尔?

自己至始至终都是被要挟的好不?

任我行这家伙真是冥顽不灵,事到临头,还在威胁自己。

王极说道:“珊儿,咱们退后一些。可不要被误伤了。”

王极拉着岳灵珊后退了二十多米,给他们留出了更多的空间厮杀。

东方不败震断了令狐冲的长剑,说道:“令狐少侠的独孤九剑不错,可惜差了点火候。你和风清扬的剑法造诣相比,相差甚远。还有,你的内力弱了点。”

东方不败看在风清扬和王极的面子上,没有对令狐冲痛下杀手。

东方不败连续出了三掌,将任我行、向问天、任盈盈打成重伤。

任我行绝望了。

东方不败的武功强大到让人窒息。

任我行对令狐冲喊道:“令狐贤侄,带着盈盈逃。快!”

令狐冲知道情况紧急,带上任盈盈施展轻功逃出了大殿。

东方不败没有追赶,任由令狐冲带着任盈盈离开。

若不是东方不败有心放令狐冲和任盈盈一马。凭他们的武功,根本就不可能在东方不败的眼皮子底下逃脱。

任我行盯着东方不败,说道:“东方叛贼,你要杀就杀,本教主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

赢了,东方不败的心里没有一点激动和兴奋。

东方不败说道:“任我行,你嗜杀成性,不配做教主。当年,我的武功不如你,威望不如你。可是为何有那么多的兄弟支持我反你?就是因为你不得人心。除了向问天对你愚忠,曲洋童百熊等人谁不反你?”

任我行说道:“敢背叛本教主的人,都该死。只怪本教主武艺不精,败在了你的手里。成王败寇,东方不败你赢了,说什么都是正确。”

东方不败摇头说道:“你真是食古不化。王极,任我行和向问天我就交给你了。你自己审讯他们,问平一指的下落。问不出来,可就不管我的事。”

虽然东方不败已经吩咐让人去寻找平一指,日月神教的人也多,可是想要找一个被藏起来的人,何其艰难。

几乎是不可能。

王极抱拳说道:“多谢东方教主。”

……

向问天被关押在石室里。

王极走了进来。

向问天见到王极,冷声说道:“王极,你小子不愧是岳不群的弟子,够卑鄙。早知道你跟东方不败有勾结,我和教主就该杀了你。”

王极说道:“向左使,你这样说,可就没意思了。王某只求安心修行。是你和任我行绑了我师父,要挟我来黑木崖杀东方不败。多人合作,就怕人心不齐。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对于你们来说,就是猪队友。我当然要坏了你们的事情。”

向问天冷笑道:“平一指被关押的地方,只有教主和我知道。王极,你就等着给平一指收尸吧。不,平一指死了,你连他的尸体都找不到。哈哈……”

王极眼神平静,说道:“向左使,我们做个交易。”

向问天嗤笑一声,不说话。

王极说道:“你说出我师父在什么地方,我不杀我行。你若是拒绝,任我行必死无疑。”

向问天不怕死。

可是他对任我行非常忠心。用任我行的性命来威胁向问天,倒是打在了向问天的七寸上。

王极看出向问天的眼神有犹豫。

“当然,向左使你可以拒绝。”王极说道,“若是实在救不出我师父,那么说明我师父命中有此一劫。我恩师只是日月神教里一个身份低微的医者,有任教主做陪葬,也算是死得其所。”

说完,王极转身离开石室。

王极刚走到门口。

向问天说道:“我说。我告诉你平一指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王极心中松了一口气。

王极说道:“在哪里?”

向问天说道:“西湖,地牢。”

王极点头说道:“谢谢。”

向问天冲着王极的背影喊道:“王极,你说过不杀任教主。你若是言而无信,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

王极对岳灵珊说道:“珊儿,我们下黑木崖,去杭州。”

岳灵珊点头说道:“好。”

东方不败突然站在了王极的不远处,说道:“问出平一指的下落了?”

王极说道:“西湖牢底。就是之前关押任我行的那个地方。”

东方不败笑着说道:“任我行倒是会选地儿。西湖底的地牢,是我打造的。那地方不错。王极,你就不担心自己被骗了?要是平一指不在西湖地牢,你可怎么办?”

王极说道:“东方教主,你我都是心灵入定的人,一个人是不是说谎,咱们还是能判断出来。”

东方不败点头说道:“那倒是。”

心灵入定的修行者,感知都非常敏锐。断定一个人是不是说谎,并不难。

王极问道:“东方教主,你打算如何处置任我行和向问天?”

东方不败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口中吐出一个字:“杀。”

顿时,周围的气氛变得肃杀起来。

岳灵珊打了个寒颤。

王极说道:“东方教主,我们就告辞了。”

东方不败说道:“慢走不送。王极,我要提醒你,你我的两年之约很快就到。到时候,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

王极和岳灵珊骑在马背上,赶往杭州西湖。

岳灵珊说道:“王极,你是如何让向问天开口说出神医平一指的下落?”

王极说道:“我利用了向问天的忠心。我对向问天说,只要他说出我师父的下落,我就不杀任我行。”

岳灵珊瞪大了眼睛。

王极说道:“珊儿,你是不是觉得我食言而肥,不讲诚信?”

岳灵珊言不由衷道:“没有。”

王极说道:“我只是说不杀任我行,可没有说保证任我行不死。我确实没有杀任我行。”

王极是想杀任我行,但有东方不败代劳,那就更好。

没有亲手击杀任我行。

王极也算是兑现了跟向问天的承诺。

更何况,讲诚信,那也要分人。面对恶人的时候,可不能讲诚信,要比恶人更加凶恶和狡诈,才有取胜的机会。

否则,恶人就会得势,受伤害的只能是自己。

……

任盈盈伤很重。

令狐冲想去找平一指给任盈盈治伤。可是却他和任盈盈都不知道平一指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令狐冲很焦急,可是没有用。

什么叫自食其果?

这就是!

令狐冲忽然想到王极是平一指的弟子。能让神医平一指收为弟子,王极的医术一定是得其真传。

令狐冲说道:“盈盈,我带你去找王极。他是平一指的弟子,肯定能治好你的伤。”

……

王极和岳灵珊来到西湖底的地牢,终于见到平一指。

王极喊道:“师父,你没事儿吧?”

平一指激动道:“王极?真的是你。老夫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出去。”

王极说道:“弟子来迟了。让师父受了委屈。师父,我给您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女子,是我妻子岳灵珊。”

平一指看着岳灵珊,说道:“好漂亮的女娃子。她是岳不群的女儿吧?王极,你小子以后可要好好待她。”

岳灵珊恭敬道:“岳灵珊见过师父。”

王极说道:“师父,这地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咱们有什么话,还是出去再说。”

……

三月二十四。

王极安顿好了平一指,带着岳灵珊回到了华山派。

宁中则说道:“王极,你和珊儿怎么出去了那么久?”

王极笑着说道:“师娘,我们在路上耽搁了点时间。”

岳灵珊拉着宁中则的手臂,说道:“娘,我们是真的遇到了一点事情,耽搁了一下。你看,我和王极不会平安回来了吗?”

岳灵珊可不敢说自己跟着王极去了一趟魔教总坛黑木崖。否则,非把宁中则吓到不可。

王极说道:“师娘,师父还在闭关吗?”

宁中则说道:“你师父已经出关了。”

王极一直以为岳不群闭?”

宁中则说道:“还有一套四书五经和一些道家的典籍。不过这些书没有跟武功秘笈放在一起。都是在你师父的书房里面。”

岳不群的书房,王极一次都没有去过。

王极说道:“师娘,我想要看那些道家的典籍。”

王极不但是华山派的弟子,更是岳不群的女婿,他要看什么书,当然没有任何问题。

下一任华山派掌门,王极就是最佳人选。

宁中则一脸严肃,问道:“王极,你实话高深我,你跟嵩山派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陆柏带着八万两银子和礼物来华山派,说是赔礼道歉,要跟你化解误会?”

不等王极说话。

岳灵珊就一脸愤怒,说道:“娘,根本就不是误会。是左冷禅带着陆柏和丁勉来伏击王极和我。要不是王极武功剑法厉害,逼退了他们。我和王极说不定就死在了嵩山派的剑下。”

王极说道:“师娘,嵩山派既然给了银子了礼物,咱们收下就是。”

宁中则说道:“嵩山派欺人太甚。这次的五岳剑派会盟,我一定要跟左冷禅当面问个清楚,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