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世界里的剑客 > 第21章 传信

王极跟令狐冲没什么话可聊。因为二人的三观都不一样,不可能有共同的话题。

至于说探讨武功剑术?

令狐冲会独孤九剑,王极也会。吸星大法?王极没有丝毫兴趣。不劳而获就可以得到内力,刚开始的时候是很爽,但是到了后期,必然要遭到反噬。

为了眼前的利益,留下不可预料的后遗症。王极是不会干。

岳灵珊和令狐冲在屋里聊天。

王极来到一家镖局。

镖头问道:“不知公子要押送什么货物?”

王极说道:“我要送一封信到黑木崖。”

镖头脸色大变。

黑木崖,那可是魔教的老巢。

开镖局的人,算是个半个江湖人,多少都懂点武艺。

江湖武林中的消息,镖头肯定会留意。毕竟,走镖押镖的时候难免会遇到各种情况,要是遇到了惹不起的高手,他们也会破财免灾。

王极笑着问道:“怎么?我的镖,你们不敢接?”

镖头深吸一口气,说道:“帮公子送信到黑木崖,当然没问题。不敢这价格,可就有些贵了。一千两银子。”

王极说道:“可以。一千两银子不贵。不过,我要求你把信亲自交到东方不败的手里。若是你能做到,我不但给你一千两银子,还会重谢你。”

镖头说道:“希望公子说话算话。请问公子是何方神圣?”

王极转身向镖局外走去,说道:“华山派王极。信,送到了东方不败的手上,你就到华山派收银子。”

镖头一脸震惊,眼前这个年轻公子,竟然是武林榜上排名第六的王极!

……

王极回到住处。

令狐冲已经离开了。

岳灵珊说道:“王极,你说大师兄以后会不会娶任盈盈?”

王极说道:“谁知道呢?珊儿,大师兄的事情咱们就不要管。他令狐冲又不是小孩子,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由他去吧。”

岳灵珊点头说道:“也只能如此了。大师兄下了山以后,我爹娘就管不住他了。”

山上和山下,一墙之隔,两个世界。

没有心灵修为,没有一点定力,年轻人根本就受不了山下的花花世界的诱惑。

令狐冲现在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心思早就不再华山的山头上。谁管得了他?

岳灵珊问道:“你刚才去做什么了?”

王极说道:“给东方不败送了一封信。”

岳灵珊惊讶道:“王极,你把任我行卖了?你师父平一指还在任我行的手上。你就不怕惹怒了任我行,害了神医平一指吗?”

王极说道:“至始至终,我都没有相信过任我行。你真以为上了黑木崖,他就会放了我师父平一指?不会的!救人,不能害得依靠我们自己。”

……

陆柏送了八万两银子和许多的礼物来到华山派。

岳不群正在闭关修行。

陆柏向宁中则说明来意,解释了嵩山派和王极之间的“误会”。并且还重点说明,来赔礼道歉化解误会,是左冷禅的意思。

宁中则知道陆柏是在用左冷禅来给自己制造压力。

王极不在华山。

宁中则无奈,只能代王极收下银子和礼物。

把银子和礼物送了出去。

陆柏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陆柏带着嵩山派的二十多个弟子离开华山。

宁中则暗道:“嵩山派和王极有误会?哼,肯定是嵩山派得罪了王极,又害怕王极的武功剑法,才放低姿态来华山派赔礼道歉。”

左冷禅是什么样的人,宁中则是再清楚不过。

她不可能听陆柏的一面之词。要等王极回来了以后,才知道嵩山派和王极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思过崖。

山洞。

岳不群正在练剑。

岳不群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他的眼神犀利,身法快如鬼魅,剑法凌厉,内力浑厚。

跟之前相比,岳不群的实力至少增强了两倍。

辟邪剑谱最难的是第一关。

只要下狠心自宫,过了第一关,后面的就会一切顺利,几乎没有任何瓶颈。

岳不群的紫霞内功全部转化成为了辟邪剑法的内力。

以人剑合一的境界施展辟邪剑法,岳不群不惧武林榜上的任何人。

心态,是随着实力而变化。

光大华山门楣,不再是岳不群的目标。岳不群跟左冷禅一样,都是想要执掌整个武林。

太监,心理上跟正常人有些不一样。太监对美女没了兴趣,那么就只能追逐权力。

岳不群的心态有如此大的转变,是一点都不奇怪。

“女儿已经成亲,女婿是武学奇才。华山派会强盛数十年。”岳不群心中暗道,“我接下来,就是夺得武林榜第一。”

……

镖头以最快的速度把信送到黑木崖。

要不是镖头报了“王极”的名号,黑木崖他都上不去,更别说把信亲自交到东方不败的手中。

华山王极的名头,还是很好使。

镖头见到东方不败的时候,被惊艳到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东方不败竟然是“女人”。

东方不败笑着问道:“是王极让你来送信?”

镖头恭敬道:“是。”

东方不败说道:“书信呢?”

镖头拿出信,交给东方不败。

拆开一看。

东方不败嗤道:“任我行是越活越来小家子气。他竟然用平一指来威胁王极,真是可笑。任我行一辈子都是在算计,蝇营狗苟,当年我真的是高估了他。”

东方不败让杨莲亭给镖头十两黄金,就将其打发下山。

东方不败说道:“莲弟,任我行要来了。”

杨莲亭有些紧张。

东方不败说道:“莲弟你吩咐下去,让教内的人暗中查找平一指的下落。有了平一指的消息,立即告知我。”

……

任我行亲自来通知王极,说道:“王极小兄弟。咱们该出发去黑木崖了。”

王极一脸冷静,说道:“任教主,我师父到底什么情况?你总该让我知道吧。不然,我心不安,提心吊胆,到了黑木崖也发挥不出真正的剑术威力。”

任我行说道:“本教主早就知道你会有这样的要求。”

任我行递给王极一张信笺,上面的字迹确实是平一指的没错。

读完信笺上的内容。

王极说道:“任教主真是算无遗策,准备充分啊。不得不说,你揣摩人心的本事,确实厉害。”

任我行说道:“废话不多说,咱们走吧。”

王极点头说道:“我没有拒绝的资格,就听任教主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任我行看了一眼岳灵珊,说道:“王极小兄弟,把你夫人也带上。”

王极盯着任我行。

任我行毫不示弱,寸步不让。

王极忽然一笑,说道:“好。我就和珊儿一起去黑木崖。如此一来,任教主就该放心了吧。”

……

王极、任我行、令狐冲、向问天、岳灵珊、任盈盈。一行人骑着马,日夜兼程,赶往了黑木崖。

到了黑木崖。

他们没有离开上山,而是在黑木崖附近的镇子住了两天,养精蓄锐,把内力和体能恢复到巅峰。

接下来,即将要面对的是可是武林榜第一的东方不败。任我行再狂妄,也是要谨慎应对。

黑木崖守护森严,上山的道路上设有关卡,可是拦不住王极和任我行等人。

冲进黑木崖上的大殿内,任我行就开始大开杀戒。在他的眼中,现在日月神教里的这些长老堂主,跟东方不败一样,都是背叛者。

杨莲亭被抓住。任我行问出东方不败的住处,就一剑劈死了杨莲亭。

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红色的身影进入大殿。

正是东方不败。

看着一地的尸体,浓郁的血腥味让东方不败的眉头微微一皱。

东方不败说道:“任我行,你是一点没有变,还是跟十二年前一样暴戾嗜杀。说实话,我有点后悔,十二年前就不该留你的性命。”

岳灵珊一脸紧张,掌心冒汗。

尽管岳灵珊之前在华山思过崖见过东方不败,可是再次见到东方不败,她还是不由自主地畏惧。

王极握住她的手,给了她安全感。

东方不败练了虎豹雷音,五脏六腑和筋骨气血更加强大。她的样子又年轻了两三岁。

王极暗道:“东方不败的武功修为精进得好快。她的气质跟之前是完全不同。”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

通过观察精神面貌和身上的气质,王极就能大致断定出对方的武功修为。

任我行看着东方不败,忽然哈哈大笑:“不错。十二年了,本教主一直没变。可是,你东方不败倒是变化很大。你竟然变成了一个女人。看来是葵花宝典成全了你。”

东方不败的心境比任我行高了几个层次,当然不会因为任我行的几句话就动怒。

东方不败点头说道:“我能有今日的修行成就,葵花宝典的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任我行,你我之间的恩怨是该清一清了。我今天就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让我瞧一瞧这十二年来,你到底把武功练到了什么境界。”

说到报仇,任我行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杀!”

任我行率先冲向了东方不败。

令狐冲、向问天、任盈盈都拔出了长剑,紧随其后围攻东方不败。

只有王极站着不动,抱着看戏的心态。

东方不败以一人之力,压制住了四人。

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令狐冲的独孤九剑,确实是非常厉害。

可惜,这些攻击对东方不败起不到致命的威胁。

王极暗道:“剑术技艺,搏杀技巧,都只是攻杀之术,而身体素质和心灵境界才是根本。东方不败的体能和内功,比我更强。我现在还不是东方不败的对手。还需要继续努力啊。”

任我行被压制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王极却是站在一边看戏。

任我行气急败坏吼道:“王极,你为何不出剑对付东方不败?莫非你小子是想平一指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