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界入侵,老子眼睛都不眨一下! > 第71章 最后的审判

一群胆子大的紫衣卫、太监、宫女混编团队,把闲云真人押上了城门楼。

送辉宗使劲儿冲他们挤眼睛:护驾!护驾!

结果送辉宗把眼睛都挤抽筋了,那群紫衣卫、太监、宫女也都假装没看见。

他们只把眼去偷看神王大人,见神王大人点头微笑,他们顿时松了口气:

妥了!

如果神王大人要屠城,那他们谁都活不了,还不如借此来试探下神王大人的态度。

看看神王大人是不是“冤有头债有主”,只杀主犯不搞连坐。

而从神王大人传达给他们的信息来看,他们的小命应该是保住了。

他们的小命保住了就好,至于护驾,对不起了皇上,请恕微臣不忠……

送辉宗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群紫衣卫、太监、宫女迈着欢快的步伐一哄而散。

老头儿气得浑身直哆嗦:朕待你们不薄啊,你们怎能如此冷酷如此无情?

一回头,尿流满面的送辉宗和光着膀子的闲云真人四目相对,分外眼红:

都赖你!呸!

事到如今,多说无益,闲云真人一头磕到底:

“神王大人,小的真不知道天狗大人是您的宠物!

“否则就算借我个胆儿我也不敢告诉狗皇帝丹方!”

狗皇帝?

送辉宗:(▼皿▼#)

发财:(▼皿▼#)

赵天秀的关注点却是丹方。

闲云真人可是说过这个丹方是炼制长生不老丹的,赵天秀问:“丹方在哪儿?”

“神王大人,丹方在此……”

闲云真人连忙用哆哆嗦嗦的双手奉上了丹方。

然而赵天秀并没有接手,闲云真人捉摸不透,便小心翼翼偷看赵天秀脸色:

咦?

神王大人为何一脸古怪的看我?

赵天秀一脸古怪的看着闲云真人:“国师,我有一件事怎么都想不明白。”

闲云真人连忙说:“小的愿为神王大人解惑!”

赵天秀:“我就想不明白你浑身一丝不挂的,是从哪儿把丹方掏出来的。”

闲云真人:Σ(`д′*ノ)ノ

大意了!

暴露了!

闲云真人的心里在滴血,然而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他只能含泪撸下戒指:

“神王大人,这是小的伴生法宝【须弥戒】……”

能不能药店碧莲?

赵天秀都乐了:须弥戒不就是空间戒指吗,你伴生法宝是须弥戒你是啥?

背包成精啊?

也没跟闲云真人客气,赵天秀直接把须弥戒和丹方一起取了。

闲云真人是真舍不得撒手啊,奈何实力悬殊,只能眼睁睁看着须弥戒被强取豪夺……

送辉宗一看形势不对,闲云真人献上了丹方又献上了须弥戒,都是好东西。

万一神王大人一高兴饶了他怎么办?

那岂不是朕要一个人背锅了?

“国师你卑鄙无耻!”

送辉宗连忙嘶声尖叫:“明明是你听闻了天狗大人的消息,主动对朕说的炼丹之事,取天狗大人的狗宝炼丹也是你的主意!

“朕都是被你蛊惑了!”

闲云真人脸色大变,大声反驳:“我不是!我没有!狗皇帝你别瞎说啊!”

以前叫人家万岁爷,现在叫人家狗皇帝!

送辉宗气得都飙泪了:“老杂毛!你敢对天发誓么!”

闲云真人避而不答,只是哀求赵天秀:“神王大人,千万别听他信口雌黄!

“小的只不过是混口饭吃,他才是大送国的狗皇帝,紫衣卫是他氵不要……”

“噗!”

一根比磨盘都大的手指头戳了下来,直接把闲云真人给戳爆了!

手指头还用力碾了两下,闲云真人就好像是一包血浆,染红了城门楼……

“啊——”

送辉宗吓得魂飞魄散,惊声尖叫,就像是惨遭蹂躏的良家妇女……

“嘶——”

满城百姓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其实都在偷偷的探头出来看城门楼上的局势。

当看到赵天秀一指头戳死闲云真人时,他们都害怕极了。

赵天秀冷哼一声:“主谋,该死!”

虽然闲云真人巧舌如簧,但赵天秀可是在起点中文网混了五年的老书虫了!

五年大佬,还看不透这点儿勾当?

如果没有闲云真人告诉送辉宗,送辉宗能知道用天狗狗宝炼制长生不老丹?

所以闲云真人为什么告诉送辉宗?

要么为了进身之阶,要么为了长生不老!

主谋肯定是他没跑!

咦?

主谋该死?

满城百姓这时候只要不是脑袋有包或者有坑的都已经砸吧出味儿来了!

也就是说我们都没事儿呗?

张远桥、德刚大师和贾中正彼此对视一眼,难道神王大人真的会只杀主谋,不迁怒满城百姓?

可是古神一族不是出了名的暴躁易怒残忍嗜杀吗?

“神王大人英明!”

送辉宗激动得老泪纵横,今天他终于艰难的活下来了……

然而,那根比磨盘都大的手指头又戳下来了,一下就把送辉宗也戳爆了!

赵天秀:“帮凶,也该死!”

赵天秀收回手指,闲云真人和送辉宗被碾死的地方就像多了两抹蚊子血……

神王大人竟然碾死了凡人皇帝!

赖大激动得欢呼:“神王威武!神王威武!”

主谋死了,帮凶也死了,还是公开处刑的!

神王大人是会就此收手还是大开杀戒呢?

满城百姓都是心中忐忑,上百万人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等待神王大人最后的审判!

不只是满城百姓在等待,张远桥、德刚大师和贾中正也都在紧张的等待。

他们不愿与神王为敌,可他们是名门正派,神王屠城他们怎能袖手旁观?

丁玲珑紧紧抱住了赵天秀的墨镜腿儿,她很怕,很怕赵天秀会大开杀戒!

虽然她愿意侍奉赵天秀,但是她愿意侍奉的是一尊神明,而不是一个恶魔……

赖大则是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他满面狰狞,目放凶光,咧开大嘴狞笑着,嘴叉子几乎咧到了耳朵眼儿,还把门板大的战斧在城墙上磨得霍霍有声。

他的表现,更是让大送国京城本就已经很凝重的空气雪上加霜……

只有发财和白板很悠哉,发财蹲坐在城门前,眯着狗眼晒起了异界的太阳。

白板则是优雅的走着猫步,漫步在京城的大街上,仿佛在巡视它的领地。